第38章 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38章 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

      两年半后…
    矮不隆冬的孩子,步伐不太稳健的走在桃花树道上,嘴里喊着:“阿爹…..抱抱…”
    廷邵言伫立在另一端,神情严肃、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裘儿,今日的书念了吗?”
    小裘儿嘟着嘴,不太开心的回道:“阿爹的人生只有念书,没有其他事可做了吗?”
    “那你跟阿爹说,小孩除了念书以外,还有什么事可做?”廷邵言蹲下身,捏捏他的小鼻头。
    “有啊!游山玩水。”睁大天真可爱的双眸,小裘儿童言童语。
    “游山玩水?谁教你的?”闻言,廷邵言俊脸瞬间垮了一半。
    “是纬叔叔说的。”
    “好个纬世容。”廷邵言垂首碎念,让他不要教坏小孩,尤其裘儿还小,理应灌输他正确的观念才是。
    “爹爹,你不要惩罚纬叔叔….”小裘儿突然拉住了廷邵言的手。
    “为什么不让爹爹教训他?”
    “如果爹爹教训纬叔叔,这样以后就没人带裘儿去玩了。”说到此,小裘儿突然皱起小脸放声大哭。
    “不准哭。”廷邵言见状,低声斥喝。
    “爹爹….”小裘儿见阿爹生气,吓得赶紧止住了嘴。
    “男儿有泪不轻弹,知道吗?”廷邵言摸着他的头,安抚道。
    “裘儿知道了。”
    沈心殿。廷邵言的寝房内,点上了淡淡的香薰蜡烛。
    小裘儿站在床沿边好一会儿,“娘亲,你什么时候可以起来抱抱裘儿。”拿着沾湿的布巾,他擦擦床上那张苍白的面容。
    倏地,廷邵言走了进来,看到这一幕,难免心酸,别过首他又走了出去。
    两年半了,木梣,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那天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廷邵言捂住了胸,狂咳了起来。
    他耗尽一半的功力救回了她的性命,原本只求她能活着就好,但时间越久越是贪心,贪心的希望她能奇迹的甦醒,贪心的希望她还能与他花前月下。
    难道这些都只是他的奢望。
    “掌门,你还好吗?”元晓急忙的上前询问。
    “没事。”抚着头,廷邵言挥挥手,随后走进书房。
    元晓望着廷邵言的身影,叹了口气。掌门走了这遭回来,着实坎坷辛苦,不知若姑娘什么时候才会清醒。
    “裘儿,你知道猴子最讨厌什么线吗?”
    “哦?是什么线?”
    “平行线。”
    “为什么是平行线?”
    “因为没有….香蕉。”纬世容突然从手上变出一串香蕉。“嘿嘿….香蕉被我吃掉了。”
    “这有什么关系?”小裘儿耸耸肩,转身就要走,可又被纬世容抓了回来。
    “小祖宗,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就好。”
    “什么呢?”
    “什么动物最喜欢问为什么?”
    “不知道。”
    “是猪。”
    “为什么?”
    “哈哈哈哈…….你就是猪。”
    面对纬世容的嘲笑,小裘儿眨了眨眼,随后迳自的起身离开,清高的态度,活像极了廷邵言的缩小版。
    “喂,裘儿….小圆球….”纬世容嘴里叼着一根草,吊儿郎当的呼喊。“以后不带你出去玩了喔!”
    “父子一个样….不不不…小圆球可爱多了。”
    站起身,纬世容漫步在沈心殿外的花园里,倏地,一个身手矫健的身影呼啸而过。
    他立马追上。
    一路上紧追不舍,追到了桃花深山处,纬世容定眼一看,是似曾相似的身影,他想起来了,是那年伤害木梣的黑衣人。
    一股冲动想把他解决,好替木梣报仇,举起剑,他朝着他攻击。
    这个黑衣人武功有点弱,看来不是当年那个,但也不失他想将他除掉的念头。
    多次近身交手,黑衣人不敌纬世容的攻击,跌落地面,纬世容拿着剑抵住他的喉头。
    “你是谁?”
    “要杀要剐随便你。”
    “好。”
    纬世容举起剑,往黑衣人身上挥舞,瞬间黑衣人的面纱掉落,露出了真颜。
    是女子?纬世容有些讶异。
    “我不动女人,你走吧!”
    “你…..”黑衣人闻言,神情闪过一丝动容,但很快她便旋身离去。
    这天,裘儿依旧照常帮他的娘亲擦脸,跟她说话,忽地,廷邵言将他唤到了书房念书,自己却偷偷的回房。
    望着若木梣安静的躺在床榻上,他深深的凝视着她那张祥和的脸。
    “木梣,今日是你的生辰,我想和你单独的过,可以吗?”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我帮你准备了你爱吃的东西,你快看看。”廷邵言指着几上一盘一盘的菜,强颜欢笑的道。
    轻抚她的双颊,上前吻了她那双不温不热,有些干涩的唇瓣。
    “木梣…..我真的好想你。”廷邵言将头靠在若木梣的肩窝,痛苦的拭去泪水。
    “生辰快乐。”
    “你知道吗?小圆球今年2岁半了,跟你一样不爱念书,爱顶嘴。”廷邵言叙述着,突然一阵苦笑。
    “你说说,我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目光回到了若木梣身上,他沉默的注视着她熟睡的容颜道:“等等我把裘儿安顿好,就回来睡。”叹了口气,廷邵言将几上的饭菜收拾干净,便离开了寝房。
    微风徐徐吹来,是凉爽的秋季,廷邵言站在云风阁里,回忆着和若木梣以往的记忆。
    突然,元晓抱着小裘儿慌慌忙忙的跑了进来,“阿爹,娘亲…..娘亲她….她不见了。”裘儿哭丧的一张脸。
    闻言,廷邵言立刻疾步离开云风阁,他飞在空中俯瞰桃花山的每个角落。
    木梣被劫走的机率很大,他怎会这样大意。
    此刻天色骤变,天空顿时乌云笼罩,廷邵言不由得找了个屋檐躲雨。
    站在屋檐下,他抬首仰望天空,手心淋着雨,闭上眼睛。
    “这位郎君……”
    忽地,廷邵言闻声睁眼,映入眼前的人,令他诧异不已。
    “木梣?”
    “木梣是谁?”眼前和木梣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正瞠大双眼望着他。
    “你……”廷邵言一时激动,将她紧抱入怀。
    “你….你是谁?”女子被吓到了。
    “木梣….你不认得我了吗?”廷邵言轻抚她白皙的双颊,女子对这样的亲昵感却有些不排斥。
    “不…..不认得。”
    “木梣是谁?我又是谁?”

第38章 所有的别离都是为了…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