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机率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35章 机率

      廷邵言坐在几案前,听着外头嬉闹的声音,扯着一抹微笑,拿起卷子看似端详,心思却飘向了远方。
    “小兔子,你要乖乖….陪我念书,娘亲说,念好书以后才能做个有用的人。”
    廷邵言摸摸倚靠在他身边乖巧的小兔子,满足的笑了笑。
    那年他七岁。
    也许人这一生,都在寻找一个人,而打从见到若木梣的第一眼,从她那无邪的双眸,他看见了小兔子的影子。
    但他并不是这个原因而喜欢她,是因为她的整个人,让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陷入其中,就像是无可救药的中了她的毒。
    所谓感情没有什么绝对,人什么时候会钟情于一个人的可能,是不可数的机率。
    “师父,徒儿可能已经了解什么是有情剑法了。”拉回现实,廷邵言含笑着,提笔写下,“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就算褪尽风华,我依然在彼岸守护你。
    纬世容整整一个月,东奔西走,就为了找寻若木梣的下落,他再度来到了雪山当初他受伤的那个竹屋,眼看竹屋已被夷为平地,他叹了口气,随即在旁坐下歇息。
    “纬前辈…..”
    纬世容闻声探头一看,是郝美丽,她怎会在这里?
    郝美丽从远方奔跑而来,气喘吁吁的,“纬前辈,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你怎么会来雪山?”
    “我……我跟着我师父许烨一起来找木梣。”郝美丽端庄的朝纬世容笑了笑。
    纬世容倏地不自然的眨了眨眼,他怎么感觉郝美丽哪里怪怪的,却说不上为什么?
    从后头赶来的许烨,一见到纬世容,开心的拍着他的肩,“好兄弟,这么巧!”
    “就说了人我找就行,你们来瞎搅和干啥呢?”
    “兄弟是用来做什么的?兄弟有难,当然就要竭尽所能的帮忙,这叫义气。”
    “呵,算你有良心。”纬世容撇撇嘴,“那有什么线索吗?”
    “我听徒儿美丽说,有人在雪山看过木梣。”
    “当真。”听闻,纬世容一整个精神都来了。
    “是真的。”郝美丽此时优雅的出声。
    纬世容暼了她一眼,笑着点首不再多说,搔搔头整整肩,他起身道:“那分头找吧!”话完就迳自的离开了。
    “师父,我们一定要找到木梣。”郝美丽就像个得体的人偶,讲话不带任何表情。
    “知道你也担心木梣,我们走吧!”少根筋的许烨,竟没感觉任何异样。
    林家庄。此刻天气晴朗,微风徐徐,坐在庭院的若木梣,拿着白色的纸鸢,在上面作画,她画了廷邵言的脸,满意看着自己的画作欣赏了起来。
    此时林阿嫂端了补汤过来,“哎呦!这画的是谁呀?”
    “不告诉你。”若木梣神秘的将纸鸢抱在怀中。
    “这人长的真丑。”林阿嫂故意逗她。
    “谁说的,他是全天下长的最好看的人了。”若木梣噘着嘴,表达不满。
    “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不跟你说了,是你没眼光。”
    “快…..快把补汤喝了,一起去放纸鸢。”
    “你也有准备呀?林阿嫂。”若木梣一脸惊喜的表情。
    “当当当当,这是我的纸鸢。”林阿嫂故作神秘的将纸鸢缓缓拿出来。
    “哦!”若木梣捂住嘴惊呼,“是牛哥耶!”
    “你们要公开了吗?”
    “呵呵呵….喝你的补汤啦!”
    随后,她们兴高采烈的拿着纸鸢,站在宽广的草坪上….
    “放线。”
    “放线。”
    若木梣跟着林阿嫂的步骤走,果然纸鸢很快的就飞扬在空中。
    “啊…….好高…好漂亮。”
    “你当真没放过纸鸢啊?”见木梣这么开心,林阿嫂也跟着满嘴笑意。
    几个月的相处,她已把木梣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看着她从平坦的肚子,到现在已经大腹便便,说不上什么感觉,就像自己也要有孙儿抱一样。
    倏地回过神,林阿嫂看着木梣欣慰的笑着。
    “糟了,纸鸢怎么怪怪的。”突然,若木梣微皱眉头,指着远方缓缓下降的纸鸢。
    “林阿嫂,你先在这里,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等等….木梣,你挺着肚子要去哪啊!”林阿嫂焦急的收着纸鸢,向她呼喊。
    若木梣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离开了林家庄,她朝着纸鸢跌落的方向走,走进了一片大森林。
    就在不远处,她看到了纸鸢就卡在树间,搔搔头,她懊恼该如何将纸鸢拿下,却在跨步上前时踩了空。
    “啊…….”
    黑暗中她迅速的往下坠,就在千钧一发之间,一双强劲的手臂环抱住她。
    “你要吓死我吗?为什么不能好好保护自己,你不知道你有孩子,你已经是当娘的人了吗?”黑暗中,男子情绪有些失控的责骂她。
    若木梣松了口气之余,感觉那声音似曾相似。
    洞里漆黑一片,她什么也看不见。
    “你认识我?”若木梣讶异的问道。
    “不…不认识。”男子否认。
    “那多谢公子相救。”
    “不用谢,以后多注意自己的安全,我不可能随时随地….咳…咳….”
    “我是说,没有人随时随地可以保护你。”
    “嗯,多谢公子提醒,那请问公子我们要如何出这个洞呢?”若木梣回忆起和廷邵言也曾经跌落洞里。
    “我们先小歇会儿,等等我再带你出去。”男子思忖了会道。
    “好,我也累了,就小歇会儿。”若木梣没想太多就答应了。
    过了半晌,确定若木梣已经睡着,男子才缓缓将她抱起,离开了洞穴。
    回到了她的寝房,抱着她上床,将她安置好后,他看着她的睡颜许久,才舍得转身离去。
    “掌门?”此时若木梣突然起身。
    廷邵言突然一阵怔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不敢置信的移步至他身后,若木梣轻拉他的衣袖,“你到底瞒了我多久?这些日子我所作的梦,都是真的对吗?”
    背对着她,廷邵言眼眶泛红,紧抿着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若木梣从背后缓缓的抱住他,“你知道,我梦想这天有多久了吗?”
    “木梣….”廷邵言闻言,终于开口,可声音却颤抖着,他紧握着她细嫩的小手,转过身不再逃避。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我们在这里重新开始生活,好不好?”看着思念已久的那张脸,若木梣泣不成声。
    “别哭。”廷邵言轻柔的拭去她的泪水,“对不起。”
    “别再离开我了。”
    若木梣上前紧紧抱住他。
    倘若爱上一个人的机率是不可数的,那久别重逢的机率,更是寥寥无几呀!

第35章 机率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