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晚会醉酒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34章 晚会醉酒

      月华之夜,山间里充斥着浓浓的肉香味,是烤山猪。
    林家庄的人们,大伙围绕在大山猪的四周,林阿嫂忙着切山猪肉给大家品尝。
    “唉!林阿嫂,你不要忙着招呼我们,自己也吃一点嘛!”坐在火堆旁,身材壮硕的牛哥,大口咬着山猪肉,嚷嚷。
    “牛哥,要不是你….我们哪来的山猪肉吃,大家说对不对,我们一起谢谢牛哥。”林阿嫂起身望着牛哥,露出难得的羞涩。
    “谢谢牛哥。”
    “客气什么,我只是去打猎,顺手打了一只山猪回来而已。”
    “世予,去….去倒杯酒给牛哥。”林阿嫂让她儿子给牛哥倒酒去。
    事实上,大伙都知道,阿林嫂除了儿子林世予以外,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她年轻的时候,丈夫抛下她出外赚钱,几年后她就接到了丈夫的噩耗。
    牛哥对她非常照顾,就连她的儿子,他也百般呵护,这让她十分感动,更是心生情愫。
    “娘,你去…..快去啊!我忙着帮木梣姐切猪肉呢!”林世予轻声的挤眉弄眼,暗示他娘亲。他个人是不反对娘亲再嫁,从小到大看娘亲一个人这么辛苦,他也十分心疼。
    “呃….好吧!”林阿嫂娇羞的笑了笑,双手端着酒杯,往牛哥方向走了过去。
    “牛哥….”
    见林阿嫂走过来,牛哥突然正襟危坐,面露些许的紧张。
    “牛哥,我敬你。”看着他,林阿嫂露出温暖的微笑。
    “啊哈…..林阿嫂,你客气了….我也敬你。”举起酒杯,凝视着林阿嫂,牛哥豪迈的一饮而尽。
    “木梣姐,你看我娘亲跟牛哥配吗?”世予拉了拉正凝望天空的若木梣。
    “蛤?”若木梣愣了愣回过神,“你说什么?”
    “我说我娘亲跟牛哥速配吗?”世予耐着性子再说一次。
    若木梣眼神有些空洞,点点头,“速配啊!”
    “你果然好眼光,木梣姐,我敬你。”拿起几上的一壶酒,林世予帮若木梣倒酒。
    “哈….酒,好久没喝了。”看着酒,若木梣傻傻的笑着。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我敬你。”
    “干杯。”
    若木梣不假思索的喝下肚,此时林阿嫂余光一瞥,刚好瞥见这一幕。
    “木梣….”她赶忙的直奔过去,只见若木梣开始头晕目眩、摇摇晃晃。
    “世予,她喝了多少?”林阿嫂紧张的询问一旁的儿子。
    “就这么一小口。”瞪大双眸,林世予惊觉自己做错了什么。
    “孕妇不能喝酒吗?”
    “当然不行啊!”林阿嫂狠瞪了林世予一眼,只见木梣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她赶忙的扶着她。
    “林阿嫂,烤猪很好吃,谢谢你。”涨红着脸,若木梣把头靠在她肩上撒娇。
    “好困啊!”
    “不用谢了,都是一家人,走……我扶你回屋休息。”林阿嫂摸摸她的头,接着带她离开。
    躺在床上,若木梣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叫她,她睁开了迷濛的双眼。
    “想去看海吗?”那声音好温柔。
    突然,若木梣笑了。
    “现在可以去吗?”
    “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
    “你告诉我这是梦吗?”
    廷邵言拉着她,直接飞往天际。
    浩瀚无垠的大海,他们搭乘着船只,在海的中央,天上的月亮圆又大,照应在大海上,感觉圆满又幸福。
    “掌门,你说,这里是哪里啊?”若木梣靠在廷邵言的怀里,观赏满天的星月。
    “这里是缦遥大海。”
    “没听过呢!”
    “你没听过的还很多。”廷邵言宠溺的轻碰了她的小鼻头。
    “掌门…..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事?”
    “我有你的孩子了。”
    若木梣小心翼翼的说出口,只见廷邵言一发不语,她再道:“你不开心吗?”
    “怎么会。”廷邵言深吸了口气,突然使力的抱紧她。“比起孩子,我更在意你。”
    “呵….真的吗?那木梣是不是应该感动的痛哭流涕啊!”若木梣玩笑的说着,突然小嘴被轻柔的封住了。
    廷邵言垂首亲吻若木梣柔柔粉粉的唇瓣,他舍不得放开她。
    白露沾草,朝霞泛金,一早林阿嫂就到若木梣的寝房探望,只见她睡的香甜,不忍吵醒她。
    “掌门….”倏地,若木梣拉住了林阿嫂的衣角,嘴里呢喃着。
    林阿嫂摇首叹息,真不知木梣口中的掌门到底是谁?她猜想,应该是她肚中孩子的爹吧!怎忍心抛下她?
    唉….她的命运,跟她年轻时还真像,都是一样可怜人。
    不过,救命恩人为什么会这么关心木梣,该不会….
    摇摇首,林阿嫂让自己不要多想。
    “掌门。”此时若木梣突然从床上跃起,她大口大口喘息着。
    “木梣啊!是林阿嫂我啦!”
    若木梣望着她,扶著有些疼的头,“昨晚有发生什么事吗?”
    “昨晚你喝了一口酒就醉了,我扶你回房后,你一直睡到现在呀!”林阿嫂解释,随后又补了一句:“孕妇不能喝酒啦!”
    “对不起,林阿嫂……”沉默了许会,她又问:“昨晚有什么人来吗?”
    “整个村庄的几十个人都来啦!”
    “就只有村庄的人吗?”
    “哈,你好笑啦!当然只有我们村庄的人。”
    闻言,若木梣瞬间垂下首,是梦,昨晚只是她的一场梦境而已。
    但竟如此的真实。
    “木梣,怎么啦?”林阿嫂看她心情低落,担心的询问。
    “没….没有事,林阿嫂,你不是说要带我做什么孕妇伸展运动。”
    “哦,对啦,打起精神,起床啦!”林阿嫂突然想起,搔搔头,拿着外衣上前帮忙木梣穿上,随后两人叽哩呱啦的步出房门。
    “来…..脚张开,弯腰….”草皮上,林阿嫂示范给木梣看。
    若木梣依样画葫芦的照做,“哎呀!我的脚麻了。”
    “循环不好喔!这样怎么行,以后要带你多做运动。”
    “筋好痛,不行了…..”若木梣边做边哀号。
    “唉,真是的…让我想想…..对了!教你唱歌。”林阿嫂想到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妙计。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木梣,有用吗?”
    “好像有用耶!”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噗嗤….”廷邵言坐在隐匿的窗棂旁喝茶,看着这一幕,忍不住笑了出声。
    “她们在做什么呢?”

第34章 晚会醉酒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