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欢愉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28章 欢愉

      晨曦降临,阳光很快露脸,照射进窗棂的缝隙,瞬间房间变的明亮。
    若木梣依偎在廷邵言的怀中,疲累小脸正睡的酣甜。
    廷邵言缓缓睁开双眼,伸手触摸怀里那稚嫩的小脸,吞了口口水,心跳骤然加速,看着赤裸的她依偎着自己,体内又涌起一股搔痒难耐。
    难道催情散没解吗?
    但他的身体已不再那么难受,也不再因抑制情欲而全身抽蓄。
    垂首亲吻若木梣的额间,此时若木梣突然醒来,整个人赖皮的趴在他的胸前。
    “掌门….”
    “亲亲….”木梣像讨糖吃的小孩1样,噘起小嘴。
    廷邵言红着脸,上前亲了她一口。
    “掌门….”
    “嗯?”
    “昨晚…..我感觉…好幸福。”若木梣垂首亲了廷邵言好几口。
    “木梣…..别这样….”廷邵言抑制狂跳的心,喘息着。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见他呼吸困难,若木梣担忧的轻抚他的脸颊。
    廷邵言忍不住抱紧她,再度亲吻她柔软的朱唇。
    若木梣重重的喘息,“掌门….你….”
    “嘘!别说话。”廷邵言在她耳畔轻声道。
    随后霸气又温柔的索取她的吻…..和她的全部…
    ***
    惬意的午后时光,若木梣和廷邵言正在木桌前食用午膳,他们从一早缠绵到方才,两人好似舍不得分离般。
    “掌门…..”
    “嗯?”廷邵言挺心慌意乱的。
    “你要在这待到什么时候?”若木梣红着脸询问。
    “嗯…..明日就回去。”
    “真的吗?”若木梣闻言,瞬间展露笑容。
    “那我们……”随后她小声的问道。
    “我娶你。”
    “娶我?”若木梣瞠大双眸,深深的凝视着廷邵言。
    廷邵言放下筷子,紧握她的小手,眼神格外坚定的承诺。
    “真的可以吗?”
    “倘若世间接受不了我们的关系,大不了我别做掌门,到时候,你还愿意跟随我吗?”
    “不管你到哪,我就到哪。”若木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廷邵言闻言,凤眼笑成了线,扬起了满足的嘴角。
    “你可以叫我邵言。”
    “掌门….我…..”若木梣别扭的垂首笑道,一抬首,廷邵言顺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倾身吻了她的唇。
    “邵言….”若木梣瞠大双眸,心脏顿时失了序。
    廷邵言随后摸摸她的头笑道:“这才乖。”
    “不过此次你和世容前来雪山,有何要事?”
    “因为师父要教我内功,寒冰真气,我们是特地来找莲冰池的。”
    “莲冰池?”
    “他不可以教你…..”倏地,廷邵言突然激动的道。
    “为什么?”若木梣满是不解。
    在莲冰池内,必须退去身上所有衣物,经由每一寸肌肤的吸收,才能达到修炼最佳效果。
    “呃…..因为世容练的是火性,所以他并不明白寒冰真气修炼的精髓。”廷邵言清清喉咙,正经八百的道。
    他不承认他吃味….但是…他就想独占她…
    “原来如此,那掌门….你修炼的是寒冰真气吗?”
    “对,入门时修炼过寒冰真气。”
    “要不我们现在就去莲冰池一起修炼。”
    闻言,廷邵言红着一张脸,不言不语。
    “怎么了?”
    “没…没事….我带你去。”廷邵言不自然的莞尔一笑。
    原来莲冰池就在他们所住的竹屋附近,这段时间廷邵言就是在莲冰池内抑制体内的催情散。
    走进洞谷,若木梣感到一阵寒风刺骨,她只身着轻薄的衣裙,廷邵言从后面抱住她,帮她暖暖手。
    “温暖点没?”
    “嗯。”
    “这莲冰池里的水很冰吗?”
    “你要摸摸看吗?”廷邵言拉着她的手,碰触莲冰池里的水。
    “好冰。”
    若木梣惊呼一声。
    完蛋了,这么冰要怎么下去,虽她底子是寒性,可她还是怕冷啊!
    “我抱着你一起下去,可以互相取暖。”
    “这主意好。”
    随后廷邵言便开始宽衣解带….
    “你….掌门….你干嘛?”若木梣瞪大双眼,莫非掌门是想在这里对她…
    “你脑袋瓜都在想些什么?”廷邵言赤裸转身,敲敲她的额头。
    若木梣脸红别开眼道:“那你脱衣服干嘛?”
    “忘了告诉你,要进莲冰池内修炼,必须退去衣物。”
    “还有这种事?”若木梣难为情的看着他。
    “我们都已经有夫妻之实了,还害躁?”廷邵言在她耳畔调侃她。
    “我…..”
    若木梣一阵燥热,转身,索性退去身上的衣物。
    一转身,只见廷邵言目光灼热的盯着她。
    “不许看。”
    清清喉头,廷邵言上前抱住她,跃下莲冰池。
    霎时,若木梣竟不觉得池水冰冷,突然感觉体内一股气息正在流窜,她缓缓的闭上双眼。
    廷邵言抱着她,体内的能量似乎愈发增强,他脑海突然闪过了木梣剑法。
    其实木梣剑法是当初他隐匿对她的感情,所舞出来的剑法,当初传授给她,只是想测试她是否也会有所感应。
    三个时辰后….
    离开莲冰池,他们一路上闲晃着,忽地,廷邵言认真的看着她道:“木梣,你还记得木梣剑法吗?”
    “记得,我不曾忘记。”
    闻言,廷邵言感觉一丝甜蜜的扬起嘴角。
    “我们现在来练木梣剑法。”
    “现在?喔….好….”
    若木梣还来不及反应,只见廷邵言拉着她飞上天空。
    “还记得第一式是什么吗?”
    “记得。”
    若木梣手舞者剑,与廷邵言在空中交错、拥抱,他们如胶似漆般的剑法,出奇的荡漾出强大的威力,震摄了整个山河。
    烨丞宫内,下人匆匆上前禀告:
    “禀告宫主,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
    “雪山那传来了消息,廷邵言和若木梣两人,练就有情剑法,那威力听说为之惊人。”
    “可恶,我竟没想到有情剑法。”荣飞雁大感愤怒的翻桌,水果掉的满地皆是。
    “叫若水原来见我。”
    “是,宫主。”

第28章 欢愉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