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赌的是缘分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22章 赌的是缘分

      来到了桃峰谷,纬世容迳自一人走在前方,廷邵言则飘然出尘般轻盈的缓步在后。
    方才两人的和谐仅是瞬息之间,此刻纬世容板着一张臭脸,嘴里叼了一根草,表情极为不屑。
    他刚刚怎么了,竟跟那种人嘻嘻哈哈…
    有病!他真是病的不轻。
    廷邵言对他的态度感到习以为常,两人经过团团云雾之后,来到了长老沈清的居所。
    沈清此刻沏了壶茶,手点着指,苍老下垂的双眸微睁,随后抬首,廷邵言就站在大门口。
    “掌门?”乍见掌门,沈清立马快步上前迎接。
    “长老,近日可好?”廷邵言恭敬的向长老问安。
    “老夫近来一切尚好,可问掌门今日大驾光临,所为何事?”沈清摸着白胡子,脸上尽是祥和的笑。
    “带了一个人,想让你替他疗伤,虽我会火攻,但内功属寒实在不适宜,故前来请长老相助。”
    “此人老夫认识?”沈清小心翼翼的询问。
    “出来吧!”
    纬世容倨傲无礼的从后面走了出来:“沈老头,要你治个病怎啰啰唆唆。”
    “原来是世容,是否先跟老夫讲你哪里不舒服。”沈清一看到纬世容,十足松了口气。
    一年前的事,他还心有余悸,看掌门如今已恢复过往风采,气定神闲的模样,他就觉得所做的一切并没有白费。
    “原来?不然你以为是谁?”纬世容不屑的笑了一声,抓他语病。
    在他看来廷邵言和沈老,果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性格,一样的惺惺作态。
    “你误解了老夫的意思。”沈清瞥了眼廷邵言,赶忙开口解释。
    “虚伪。”
    “这……掌门,老夫真没有这意思。”沈清弯下腰,想请廷邵言主持公道。
    “纬世容,你就别为难老夫了。”
    突然,廷邵言冷冷的看着沈清道:
    “长老,这个礼,我就先收下了。”他在意指什么他心中应该有数。
    闻言,沈清内心一震,却强装镇定的莞尔一笑。
    “快治病吧!”
    “掌门,这边请。”
    进入沈清居所的中堂,廷邵言和纬世容纷纷落座。
    “敢问世容有什么病征呢?”
    “我只是内力消耗过大,给我几颗火灵丹补补就行。”
    “火灵丹可是桃花派上等丹药,不是老夫不给,至少给老夫一个需要此丹的理由。”
    “问他。”纬世容翻了翻白眼,十分不耐烦。
    “长老,我请世容帮我救人,所以他才会消耗过多内力,请长老斟酌,赐予火灵丹。”廷邵言话说的真诚。
    话说桃花派的丹药一向都由沈清全权掌管,就连廷邵言要拿取,都要过问于他。
    “老夫敢问,掌门救的是何人?”
    “平民百姓,不足为奇。”廷邵言轻声说道。
    “掌门果真视世人为己,让老夫万分佩服。”沈清露出崇敬的神情,把话说好说满。
    “噁心。”纬世容听着着实难受,皱着一张脸质问:“可-以-给-我-火-灵-丹-了-吗?”他故意一个字一个字的加强语气。
    “老夫这就去拿。”沈清不敢怠慢的走进了丹药房。
    不过一会他便走了出来,手上多了一个锦盒。
    递给了纬世容,沈清叮嘱他:“火灵丹本性刺激,服下之后需休养四个时辰,方可运行内功。“
    “谢了。”拿了火灵丹之后,纬世容起身快步离去。
    “长老,我也先行告辞。”
    廷邵言告别长老后,往沈心殿飞去。
    今日纬世容在场,他不便问长老,关于为何欺骗他,木梣她爹是若水原一事。
    沈清目送廷邵言离去后,立刻露出深沉的脸孔,他左思右想,这件事一定不单纯。
    竖日
    元晓匆匆来报,“掌门,有人硬闯桃花派,说要找您。”
    此刻廷邵言正静心养神,他缓缓睁开双眼。
    “知道是何许人也吗?”
    “他说他叫若善炎。”
    善炎?莫非木梣也来了?
    思及此,廷邵言嘴角扬起淡淡一笑,他赶忙穿好衣袍,佯装若无其事的踏出房门。
    “不碍事,是我老朋友,我亲自去迎他。”跟元晓交待一声后,廷邵言独自飞往石门广场。
    只见广场只有若善炎一人,廷邵言略显失望,一跃而下…..
    若善炎看见廷邵言,激动的不分青红皂白上前抓住他的衣领质问:“你把我的女儿藏到哪里去了?”
    “木梣?她没回家吗?”
    “你果然知道什么,老实的给我交代清楚。”若善炎咬牙切齿道。
    “那晚我留她一宿,竖日与她告别后,我就回桃花山。”
    “你们过夜了?”闻言,若善炎震怒的嘶吼。
    “我说过你和木梣不可能在一起,我绝不会答应。”
    “我们没有做任何越举之事。”廷邵言信誓旦旦的道。
    “那梣儿到底去了哪里?”手一松,若善炎失去重心的跌坐地上,眉头深锁又自责。
    轻抚眉心,此刻廷邵言内心已心乱如麻,却依然强作镇定。
    “我们分头去找,卞州城和卞州城附近全都找找,木梣武功不差,就连高等妖物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先别往坏处想。”他安抚若善炎。
    “你说木梣失踪了?”
    倏地,纬世容冒了出来,他不知已在旁窃听了多少。
    “拜托一定要帮我找到我家木梣。”若善炎此刻脆弱的不堪一击,倘若失去女儿,他一个人苟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
    “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到木梣。”纬世容轻拍他的肩,安抚他。
    随后他走到廷邵言面前,瞪眼道:“木梣遇见你就是没好事,我一定在你之前先找到她。”
    廷邵言静静看着他,眼神闪过一丝落寞。
    难道他真没资格去爱吗?他一定会找到木梣。
    “那就拜托大侠您了。”若善炎对纬世容好声好气,而后转身看着廷邵言,严肃的道:“把我的女儿找到,这笔帐就一笔勾销。”
    廷邵言冷冷的看着若善炎,随后不发一语的飞向天际。
    木梣,你绝对不能有事。
    脑海浮现木梣那日说过的话:
    “掌门,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那晚他没回覆她的告白,让他此刻后悔莫及。
    望你一切平安。

第22章 赌的是缘分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