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让我照顾你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19章 让我照顾你

      静谧的夜里,房里灯火通明,廷邵言静静守候在若木梣的身边。
    “木梣….”没想到一年后的重逢,竟是如此狼狈。
    看着她沉睡的小脸,廷邵言轻抚她可爱的脸庞。
    原来,他是那么思念着她。
    倏地,若木梣紧闭双眼,痛苦挣扎着…
    廷邵言立刻点住她的痛穴,随后她又沉沉的入睡。
    就这样,他守着她度过了整整一夜。
    竖日
    若木梣迷濛的睁开双眼,只见一张俊美的绝世容颜,倚靠在床沿闭目养神,她撑起虚弱的身子,缓缓靠近。
    掌门有一张细致如瓷的白皙肌肤,高挺的鼻梁、如桃花般粉色的薄唇。正当她欣赏的好不惬意…
    倏地,廷邵言睁开了双眸。
    若木梣着实吓了一跳,她瞪大双眸,近在咫尺的与他对视,忽地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欣赏完了吗?”廷邵言戏谑的道,嘴角微扬。
    “掌门….对不起…我…”若木梣紧急的弹开身子,不料伤口一扯,疼痛的喊了一声:“啊!”
    廷邵言上前扶着她,看到她背后又渗出血水,微皱眉头道:“我帮你换药。”
    “帮我?掌门…..不用了….”若木梣听闻,感到一阵燥热。在掌门面前脱衣服,实在难为情,毕竟她是女子。
    “别动…”廷邵言似乎没听进她的话,迳自的拉开她的衣服。
    那雪白细嫩的肩随即曝露在空气中,若木梣窘困的想遮掩,廷邵言此刻已着手拆开捆在她胸前的绷带。
    若木梣红着脸看着他,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
    “放心,我不会趁人之危。”廷邵言没有多余的心思杂念,她的伤口极深,若不悉心照料,恐怕会引发感染,这就不好了。
    背对着廷邵言,若木梣此刻乖巧的像只白兔,安静的让他处理伤口。
    “痛….”她微蹙眉心喊道。
    “我轻点。”
    换好伤口,待若木梣穿好衣服后,廷邵言问她:“饿了吗?”
    摸着肚子,若木梣笑着道:“掌门,你不问我还真不知我饿了。”
    “乖乖待在这别乱动,我去帮你准备吃的。”他叮嘱她,随后离去。
    若木梣看着他的背影,漾起了微笑。好像好久都没这么幸福过了。
    幸福?她在想什么?他可是掌门啊!
    不一会儿,廷邵言端了一碗粥进来,他看着坐在床上若木梣苍白的脸色,担忧的道:“白粥,赶紧吃了,待会要吃药了。”
    “怎么不是粘人草粥?”若木梣撅着嘴,这一年来她也是心心念念掌门的粘人草粥。
    “晚上给你煮。”他承诺道。
    “谢谢掌门。”
    若木梣接过白粥,大口大口满足的吃进肚子里。
    喝完苦苦的汤药后,廷邵言递给她一颗糖,宠溺的眼神睇着她,“含着,比较不苦。”
    “好。”
    “对了掌门,你怎么会来卞州城?”
    “因为….”
    “是不是有人假冒你的名义做坏事?”
    廷邵言闻言,颔首点头。
    “就在前几日,我有遇过那个人,和他搏斗了一番。”
    “哦?此人有什么特征?”
    “那人蒙着面,浑身充满妖气,却又会桃花派独门剑法。”
    闻言,廷邵言思忖了会大概知道是谁,不过…他不就是木梣的父亲?
    倏地,房门被紧急的推开,只见若善炎满脸焦虑的道:“梣儿…你受伤了怎么也不派人捎个信息告诉爹,你让爹一个人在家干着急。”
    “阿爹,对不起。”看到阿爹如此担忧,若木梣突然感到自己很不孝。
    “你是若水原?”廷邵言突然启口质问。
    若善炎听见熟悉的声音,犹疑一会转身。
    “师兄?”廷邵言乍看,讶异的说不出话来。
    “邵言,数年不见了。”
    廷邵言退了几步,木梣竟是师兄的孩子。当年师兄不顾一切的与他的弟子私奔,师父总告诉他,师兄已经不在这世间,没想到….竟没想到师兄还活着。
    “掌门,你真的认识我爹?”这一年来虽阿爹教会了她许多武功,但若木梣总觉得阿爹说他熟识掌门是在吹嘘,没想到竟是真的。
    “梣儿,你先躺着好好休养,我跟掌门出去聊聊。”
    茶馆内,沏了一壶茶,两人相对而坐。
    廷邵言看着眼前苍老许多的若善炎,淡淡的问道:“师兄离开桃花派后过的如何?”
    “就算我娶妻生子,这辈子的志愿就是除恶扬善这一点,一直都没有改变。”
    “所以你辜负了妻子和孩子….”这一年他打探木梣时,得知了不少事。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我知道我对不起她们,我也尽量弥补。”若善炎感叹的道。
    “你和我家梣儿….”话锋一转,他反而担心自己的女儿会走向和他娘亲一样的命运。
    “嗯?”闻言,廷邵言露出不自然的表情,“我们并不是师徒关系。”
    “邵言,不是我不喜欢你,而是我不想让梣儿走上跟她娘一样的命运,我希望她以后的对象是一个平凡人就好。”
    “嗯。”廷邵言闻言,只是应答了声。善炎说的没错,他能放弃众生,和木梣归隐吗?他真的不知道。
    “先不说这些了,长老跟我说了个名字,不知你听过没有?”
    “说来听听。”
    “若水原。”
    “嗯…..”若善炎思忖了会,突然眼睛一亮:“我想到了,我曾经听师父说过,先掌门有一弟子,为了承接他衣钵之事而闹翻,最后先掌门传给了当时年纪还小的你。”
    “那之后他怎么了?”
    “听说离开桃花派,投奔烨丞宫。”
    “是他?”廷邵言也不敢断定,只是猜测,但依木梣形容的,极可能是他没错。
    另一方面,当初长老信誓旦旦的对他说,木梣的父亲就是若水原,他得找时间去厘清,长老为何要说谎骗他。
    “怎么了吗?”若善炎挑眉询问。
    “近来有人冒名我的身分做尽坏事,这是我这次前来卞州城的目的,主要揪出那人,让他别再做伤天害理之事。”
    “竟有这么回事。”若善炎点首,随后问道:“需要我帮忙什么吗?”
    “你照顾好木梣就好了。”
    若善炎闻言,睇着眼前的廷邵言,好似当年沉浸在爱情中的他。
    想到他那逝去的妻子,为了他悲惨的一生,他不能再让悲剧重演。
    刚生下木梣时,偶遇一个算命仙,他曾提醒过他,他的女儿和桃花派仙人会有一段尘缘,他猜想着可能是廷邵言,竟被他猜中了。
    但让他猜不中也想不明白的是,为何木梣她娘亲会想让她上桃花山找廷邵言拜师,她自身已经历过痛苦了,为何还要推女儿进火坑?
    他着实不能谅解。

第19章 让我照顾你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