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妥协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14章 妥协

      盛开的桃花,有如胭脂般,一点一点的染红了春色大地,盈盈的笑声回荡在风中,花香四溢飘散。
    “掌门,这是我家乡。”若木梣拉着廷邵言经过一大片桃林,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思念的家乡。
    随后是一个中年妇人站在门口向她挥手:“木梣啊!回来啦!”
    “娘亲…木梣好想你。”若木梣看到娘亲,直奔上前紧紧搂住她。
    “这位是?”
    “娘亲,我跟你介绍,他就是桃花派掌门廷邵言。”
    “伯母你好。”廷邵言显得彬彬有礼。
    “廷掌门…多谢您这段时间照顾我们家木梣。”木梣娘亲感激的频频道谢。
    “不会…这是我应该做的。”廷邵言扬起嘴角,垂首凝视若木梣天真无邪的小脸。
    “木梣…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突然,他捧起她的双颊,薄唇就这样凑了过来。
    “掌门…”
    那嘴唇软软的,带着湿润温热的触感,“掌门…”
    她缓缓睁开双眼,“掌门…”嘴里还喊着掌门。
    模糊的双眸渐渐清晰,眼前正是朵朵桃花,清醒的若木梣红着一张脸,自言自语。
    “若木梣,你在干嘛?怎么可以作这种亵渎掌门的春秋大梦呢?”
    坐在桃花树上,原来她在树上睡着了。
    此时一个白发披肩的老人,拿着木仗走了过来,“恕老夫冒昧,敢问是木梣姑娘吗?”
    若木梣垂首看了老人一眼,随即身手利落的跳了下来。
    “请问您是?”
    “我是桃花派长老沈清,称呼我长老即可。”沈清苍老的脸乍看和蔼,眼神微瞇起,正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若木梣。
    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为何掌门会对她如此上心,更是动了情。沈清思忖了会,还是想照他原订计划进行。
    “姑娘,方便告诉长老,你们家有什么人吗?长老十分好奇,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教养出像你这样出色的姑娘。”
    “我出色?”若木梣闻言,感到挺开心的,很少有人这么夸她,更何况连她爹娘都被夸进去。
    “对,长老觉得你十分出色。”沈清附和她道。
    “除了我爹娘外,我家就只有我一个孩子,不过我爹长期在外工作,很少回来,几乎是我娘亲一手把我带大的。”说到娘亲,若木梣突然好想念她,方才在梦里也见到娘亲了。
    “你爹长期在外工作?敢问你爹大名?说不定长老认识。”
    “长老可能认识我爹吗?”若木梣感到疑惑的搔搔头。
    “你不说长老怎知认识不认识呢?”
    “我跟我爹的姓,长老,我只能说这么多了。”若木梣鼓着腮帮子,她不想告诉外人关于她爹的事。
    沈清闻言,感觉有异,他再套话:“对了,姑娘,你入桃花派前就跟掌门认识了吗?”
    “对,那时我上桃花山参加弟子征选途中,遇到了妖物袭击,是掌门及时出现救了我一命。”
    “除此之外,没有在别的地方见过吗?”沈清闻言,感到困惑不已,区区一面之缘,就可以让掌门为她出生入死,失去理智,连命都豁出去?不可能…
    要真是如此,此女更不可留。
    “姑娘,老夫听闻你很想当掌门的坐下弟子,是否为真?”
    “是…但我现在的师父待我也很好,所以…就算不当掌门的徒弟,也没关系。”
    “老夫知道了。”沈清点首,随后向若木梣和蔼一笑,转身离去。
    若木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怪怪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她也说不上是什么。
    ***
    竖日,长老沈清,一早就约廷邵言和纬世容到中堂喝茶。
    “长老,近来可好?”廷邵言礼貌的问候。
    “掌门客气了,老夫一向不让掌门操心…很好…很好…”沈清含笑道。
    随后纬世容屌儿啷当的走了进来,一股脑坐在廷邵言一旁的座位,开口问道:“长老,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有何贵干啊?”
    沈清笑着摸了摸自个白胡道:“有件事老夫想跟你们商量。”
    “长老,说来听听。”廷邵言莞尔点首。
    纬世容嚼嚼嘴根子,拿起旁边摆放的苹果,大口咬下。有什么事情非得招集他啊?他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想谈谈关于掌门收徒一事。”
    “长老,我已经表明过,我不收徒弟。”闻言,廷邵言微皱了眉头。
    “我认为若木梣是很好的人选。”沈清又道。
    “木梣?”啃着苹果的纬世容,突然大咳了起来。“掌门要不要收徒,关木梣什么事,她现在可是我的徒弟。”怒火瞬间涌了上来。
    “长老,木梣已是世容的徒弟,我没有道理再将她收纳为徒。”
    “如果老夫坚持呢?”沈清倏地神色严厉。
    “不行。”难得廷邵言和纬世容意见一致,异口同声的道。
    此刻魅雪突然脸色铁青的走了进来,她不发一语的走到了纬世容的面前道:“你跟我出来一下。”拉着他,他们离开了中堂。
    “长老突然想这么做的理由?”廷邵言不明白沈清为何如此执意。
    “掌门,莫怪老夫失礼,事实上老夫去打探过若木梣的家事背景…”沈清突然摇首叹息,“若木梣的父亲就是当年背叛桃花派的『若水原』。”
    “若水原?”事实上那件事是发生在先掌门底下之事,故廷邵言对此名字并不是那么熟悉,只记得那人的确姓若。
    “若木梣理当不应继续留在桃花派,倘若掌门希望她留下来,唯有掌门收她为坐下弟子,时刻监督她,老夫才得以安心。”
    闻言,廷邵言瞬间沉默不语…
    倏地,沈清一副天快塌下的模样,激动的下跪:
    “掌门,老夫知道你对若木梣的感情,但你可以对任何人动情,万万不可对叛徒的女儿动情啊!”
    “长老,你这是在干什么?”廷邵言看长老沈清下跪,赶忙上前扶他起身。
    “答应老夫,否则老夫不起。”
    “好,我答应你,不会对她动情。”廷邵言咬牙隐忍着。
    魅雪拉着纬世容到外面的庭院,怒气冲冲的搥打他的胸口。
    “木梣…木梣…木梣…为什么你这么在意她?”她满是醋意,美丽的脸孔皱成一团。
    “魅雪,木梣是我徒儿,我在意她就只是因为我是她师父啊!你别误会。”纬世容上前抱住她,擦擦她梨花带泪的小脸。
    “不哭了…我会心疼。”他轻哄她道。
    “你会心疼我吗?”魅雪噘着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若木梣本来就想当掌门的徒弟,你如果放手,也是成全一桩好事啊!”
    纬世容闻言,沉重的扶着首,重重的吐了口气,“别逼我好吗?魅雪。”
    “那我们分开吧!”
    “分开?就为了这点事情,你要离开我?”纬世容听了,激动的道。
    “既然你喜欢木梣更甚于我,那么你就好好跟她在一块。”魅雪把话说的很绝。
    “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了,木梣我会放她走,行了!”纬世容抱着首,抓狂的嘶吼一声,随后径自离去。

第14章 妥协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