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前尘往事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13章 前尘往事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若木梣亲吻廷邵言后,迷蒙的看着他,倏地尴尬的弹起身。
    她……她在说些什么?怎么可以说出喜欢掌门的话。
    廷邵言泰然自若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衣物,随后两人相互对视的瞬间,若木梣心跳加速的别开眼。
    看她那副别扭的模样,廷邵言嘴角微微扬起。之前他的疑惑都是多余的,她是喜欢他的。
    “呃……掌门…方才我说的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若木梣深怕掌门对她观感不好。
    万一掌门认为她心术不正该怎么办?
    “说了什么?”廷邵言佯装不懂。
    “说我…”等一下,掌门刚才没听见吗?顿时,若木梣止住了嘴。
    “没事,掌门你没听就好。”
    “说喜欢我?”廷邵言又故意戳破她的话中话。
    “什么?”若木梣被自个口水呛到,一直咳个不停。
    廷邵言上前拍拍她的背,嘴角还是微扬着,可以见得他又多欣喜。
    “木梣,没关系…你这年纪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掌门不怪你,人都会有七情六欲,顺其自然即可。”话语轻柔且温和,廷邵言凝视她的目光,总是带着宠溺。
    “七情六欲?”若木梣眨了眨眼,困惑的道。
    “七情是指喜、怒、哀、惧、爱、恶、欲,而六欲则是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
    “不是很懂。”搔搔头,若木梣满脸不解。
    “不懂没关系,只要知道修行之路,必须去除七情六欲之妄想,才能在这条路上长远的走下去。”廷邵言以过往经验告诉她。
    “所以掌门,你没有七情六欲吗?”若木梣睁着杏圆大眼好奇的问。
    “我…”廷邵言顿时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是个孤儿,从小就被师父养大,记得我七岁那年,在路边捡到了一只白兔,看牠在外流浪,于是起了怜悯之心,将牠带回去饲养,渐渐的有了感情,我当时每天的乐趣,就是喂喂白兔和白兔一起玩耍,但某一天被师父发现了,他非常生气,于是趁我不在时把白兔丢了,我哭了一整夜,尔后就对任何事情不再上心,也不再有感觉。”
    “掌门,别伤心。”听着,若木梣红着眼眶安慰他。
    “早就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廷邵言仅是淡淡一笑,抬眼看向她,突然有种错觉,感觉白兔就在他身边。
    “你没了白兔,但还有我。”见他失落的模样,若木梣上前对他扯开可爱的笑颜。
    廷邵言垂首看着她,伸手摸摸还不到他肩膀的小头。
    “我答允过你要教你识字,拣日不如撞日,现在就教你。”
    “识字?”上次她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掌门就当真了,她这么笨,怎学得起来呢!
    “掌门,我想不用麻烦了…”若木梣一边推托,身子却被廷邵言连拉带拐至机案前,坐了下来。
    “今日就教你一句,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有什么含意呢?”若木梣思忖了会,摇首。
    “意思是弃我而去的是昨天的日子,昨天是再也无法挽留的了,也就是说,往事已矣。”廷邵言俯首解释道。
    “首先,先学『弃』字,要这样握笔,下笔才会漂亮…”
    ***
    春暖花开、万物萌生,就连民间的草市也显得盛况空前,纬世容应着魅雪的要求,陪她一起下山走走捞捞。
    “魅雪,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他嗫嚅的开口,此刻空荡荡的右手,试图想牵住身旁也是落单的纤细玉手。
    “我想想。”魅雪举起手整理了被风吹乱的头发,纬世容霎时希望落空,他哀叹了口气。
    都私自一起出游好几次了,怎么一点进展也没有,是否只是他想太多,还是魅雪根本没这个意思。
    倏地走到了一摊套圈圈游戏的摊位前,魅雪眼睛为之一亮,指着摊位上的玩偶道:”我想要这个。”
    “你想要这个?”纬世容瞠大双眸,不敢置信魅雪会喜欢这样的玩意。
    “你确定?”
    “呵…也要等你套到了再讲。”魅雪双手抱胸,嘲笑他。
    “看不起我?哥我现在就套给你看。”纬世容伸展了四肢,随后问摊家:“老板,这怎么玩啊?”
    “套中什么给什么,十个圈五毛。”
    闻言,纬世容毫不犹豫的掏出五毛给老板,接过圈圈后,就地转了一圈耍帅的道:“魅雪,睁大眼睛看看。”他洋洋得意的笑着,手一挥,“登登登登…”没套中。
    纬世容尴尬的笑了笑,“人生难免有失误,再一次。”这次他很认真的将圈圈丢了出去,“哀啊!可惜。”他懊恼的捶着自己的脑袋。
    “我来吧!”魅雪表情高冷的伸出手接过圈圈,旋身一套,只见八个圈圈全都套在同一个位置上,现场围观群众纷纷鼓掌赞叹。
    “姑娘,这玩偶是你的了。”老板将放在地上的玩偶递给她。
    纬世容噘着嘴,瞟着魅雪的侧脸道:“看不出来你竟会喜欢一只猪。”眼看她满足的抱着猪玩偶,他就有说不出的吃味。
    “既然你买到了你喜欢的东西,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去看戏。”魅雪今天话特别少,只讲重点。
    “喔!”纬世容不常下山,实在也不知道哪里好玩,所以一路被魅雪带着。
    到了戏场,他们俩找了空位坐下来,只见台上的男女你来我往的唱着戏曲。
    纬世容感到无趣的打了个哈欠,“魅雪,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看戏?”
    “我没说我喜欢啊!”魅雪眨眨眼反驳。
    “不喜欢就走啊!无聊死了。”纬世容一脸嫌弃的拉她起身,转身就要离去。
    此时台上传来了女戏子深情的吟唱:
    “生平早奏,韶华好,行乐何妨。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
    纬世容顿了顿,没多想就拉着魅雪离开,路上两人并没太多交谈,此时天色已暗。
    “我们…要回去了吗?”纬世容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方才就一直牵着魅雪,他赶忙松手。
    魅雪反牵住他,“猪头啊你。”
    “你骂我猪头?”
    “你不是猪头是什么?”魅雪将一手抱着的猪玩偶扔给他。
    纬世容被猪玩偶给砸到了头,原本想直接把它扔了,骤然停止了动作。他看了看那猪玩偶,随后又看了看魅雪。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女人家的心思真难懂。纬世容叹了口气,走到了魅雪的面前。
    “就是…喜欢你这猪头的意思。”魅雪倏地红着脸,转身就要跑。
    纬世容赶忙拉住她的手,上前霸气的吻住她娇滴的唇瓣。
    此刻星光在空中闪烁,月色正好,晚风凉凉,彷佛这世间的有情人都得以终成眷属。

第13章 前尘往事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