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是每一种伤痛,都能被看见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11章 不是每一种伤痛,都能被看见

      桃花飘飘,满头白发披肩的老人伫立在千年桃花树下,似乎再等待什么。
    果不然,廷邵言抱着一个女子,从远方快速的飞至。
    “长老……快救救她…”他眼眶噙泪,看上去没有以前的从容不迫。
    “邵言,昨夜老夫观测天星异相,内心大感不安,速速前来,却已来不及阻止憾事发生,切莫太过伤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我想她活着,长老。”廷邵言看着若木梣那张沉睡的小脸,悲恸不已。傻瓜,她怎么能这样跳入黝滨大海,那海对他而言,伤却不致死,但对她而言却是不能承受的啊!
    “邵言,你……这是动情了?”长老蹙眉凝望他。
    廷邵言只是抱紧若木梣,不言也不语。长老心里已经有数。
    “随我来吧!”
    到了桃峰谷,走入谷内,瞬间有股寒冰刺骨袭来,就在谷内不远处,有一池清澈的寒池,此寒池能治钻骨皮肉之伤。
    “把她放到里面,可以疗愈黝滨海水对她造成的伤害,你也一起下去吧!看你也伤了不少。”
    “切记,这位姑娘要浸泡足满七天……还有…”
    “还有什么?”
    “你必须到烨丞宫向荣飞雁索取黝灵丹,再用自己三分之一的修为炼制成丹药,给她服下后,她就会清醒了。”
    “我知道了,谢长老。”
    “邵言……这一路去务必小心,要荣飞雁拿出黝灵丹,并非易事。”长老满是担忧的道。
    “长老的叮嘱,邵言一定谨记。”
    话完长老便离去,廷邵言抱着若木梣走下寒池里,在池里,若木梣乖巧的像只猫,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他凝视着她,彷佛上辈子就已经爱着她,这种爱超乎他的想象。
    昏迷前的她说,如果有下辈子,她想当他的徒弟……
    “如果你好起来,我什么都答应你。”廷邵言抱紧她,眼角流下了泪。
    ***
    妙思所里,魅雪悉心的帮纬世容擦拭伤口,此时外面下起了绵绵细雨。
    “痛吗?”魅雪看那怵目惊心的伤口,有说不出的愧疚感。
    为了救出春风公主,他们俩一路上斩妖除魔,一路上纬世容总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伤害,就算是到了烨丞宫,他也为护她周全,而独自与荣飞雁交手。
    “伤不痛,心里倒是难受。”纬世容眉头微蹙。
    “木梣不知怎么了?”
    都怪他当时一心只想救魅雪,没顾虑到木梣的感受,更没料到木梣会奋不顾身跳下黝滨大海去救廷邵言。
    闻言,魅雪满是醋意的故意使力弄痛纬世容的伤口,他痛得哇哇大叫抗议,“魅雪,你是巴不得我快点死吗?这么大力干嘛?”
    “不会,你不会死,你想着你的木梣就不会死了。”魅雪突然说话酸溜溜的。
    纬世容停顿了会,突然握住她的手,表情认真的道:“你吃醋了?”
    “才……才没有,我又不喜欢你,怎么会吃醋。”魅雪心脏漏了一拍,连忙反驳。
    “……也对。”
    纬世容放开握住她的手,有些失落,随后佯装若无其事的大笑:“仰慕我纬世容的女人多的是,我怎么会像个女人一样在意这些事情。”
    此时春风公主和下人缓缓的步进妙思所,只见她身形比以往更丰润,气色颇佳,一点也不像被烨丞宫劫持的人质,反而是营救她的人,各个遍体鳞伤。
    “公主,您来了。”魅雪起身迎接。
    “魅雪就不用多礼了。”她含笑对她示意。
    “春风公主,这段时间您受苦了,看到您完好如初的回来,真是替您感到开心。”纬世容忍痛的站起身,话中满是讽刺。
    “谢谢你的关心。”春风公主微点首,一脸傲然的道:“也算是受到一些惊吓,但能平安归来终归是自己福大命大,还有大汉国的先祖庇佑。”
    大汉国的祖先庇佑?
    这还不是自己心术不正惹的祸,对……还有魅雪…这件事情倘若掌门追究起来,只会没完没了。思及此,纬世容欲言又止,终究没开口。
    “我明天下山。”
    “春风公主不待在桃花山吗?您不是……还想见掌门…”
    “廷邵言我之后必然会见…但我父王思念我了,我得赶紧回去。”
    “小的有伤在身,那就不送公主了。”纬世容立马表示,欢迎离开。
    “你…”春风公主闻言,气愤地咬牙,瞪了他一眼,随后跺步离去。
    “公主,一定要想念魅雪啊!”魅雪上前迎送她。
    纬世容看着那气冲冲离去的背影,想必春风公主是被迫离开这里,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请这位大小姐离开,难道是……廷邵言?
    ***
    廷邵言在寒池陪了若木梣三日后,身上的伤复原良好,内功反锁的状况也得到控制。
    “木梣,你好好待在这里等我。”廷邵言在她脸上落下一吻,依依不舍的站起身,再次回首深凝,随后跃身飞出了桃峰谷。
    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了烨丞宫大门,此时门口出现了数十只的人兽,廷邵言手一挥,强大的内力将人兽纷纷悬吊在半空中,“荣飞雁,出来见我。”他声色俱厉的道。
    俄顷黝滨海水卷起了巨浪,荣飞雁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却不见人影。
    “上次是我大意,让你们逃了,不过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哈哈哈……”
    廷邵言双手握拳,隐忍着怒火,现在他的目的就是取得黝灵丹,他得沉住气,不能动杀戮之心。
    杀了他也救不了木梣。
    “你不是想取我的一滴血吗?我可以给你…”
    “廷邵言的血……好…好…好…”荣飞雁疯癫笑道,随后现身在尖涛上,与黝滨海水融为一体。
    “你是想要我拿黝灵丹交换?”他早知道他为了那ㄚ头,会来跟他索取黝灵丹,此情真是……痴心的令人感动啊!
    “我今天不杀戮,就只谈交易。”廷邵言收手,人兽随即从空中掉落地面。
    荣飞雁不可一世,深邃的黑眸冷冷的盯着他,嚼嚼嘴根子,从远方飞了过来,站在廷邵言面前。
    “行……今天你就在这里跪我,再跟我磕三个响头,老子我爽了…自然就给你黝灵丹。”
    廷邵言早知道会被为难,神情显得泰然自若道:“说到做到?”
    “你是在质疑老子吗?”
    “黝灵丹就在这。”荣飞雁亮出手里的黝灵丹,得意洋洋的道。
    “跪下磕头,记得留下一滴血。”
    双膝下跪,廷邵言显得毫不犹豫,什么男人的自尊,对他而言都没有比木梣的命重要。
    “快给老子磕头。”荣飞雁看着狂妄的笑了。
    廷邵言跪地头碰地,一次又一次…自尊反复被践踏,但他丝毫不在意。
    荣飞雁看着他俯首听命的模样,怒目切齿道:“血呢?”
    廷邵言仰身看着他,平静的道:“我给你血,你给我黝灵丹,互相交换。”
    “我荣飞雁是什么人,说到做到,给…”手上黝灵丹一抛,接过廷邵言传来的一滴血。
    黝灵丹一到手,廷邵言头也不回的飞跃而去。
    “廷邵言,连一句感谢都没有吗?”荣飞雁邪魅的笑了。
    好好的跟你心爱的弟子,欲仙欲死…奋不顾身吧!
    仙人廷邵言…看他怎么当仙人,或许往后他又会多一个称号,猥亵弟子的狼师。

第11章 不是每一种伤痛,都能被看见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