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醋海翻波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5章 醋海翻波

      乍暖还寒时节,花儿已早早苏醒,这天是桃花派收徒大会,没有被编收的新进弟子,将被安排下山离开桃花派。
    大会上,总共有二十名新进弟子,排排站开,坐在最前方石岩上的则是掌门廷邵言,他只属观摩,并不参与。
    首先是桃花派里最资深的大师兄-许烨。
    许烨个头高大、不苟言笑,锐利的眼神扫过每一个新进弟子,最后用浑厚的声音喊道:”郝天真、郝美丽,出列。”众所意外,他钦点一对双胞胎当他的徒弟。
    “师父……”郝天真、郝美丽,雀屏中选后,开心的上前抱住许烨,兴奋的尖叫。
    站在一旁的若木梣,眼神放空,时而看着天空、时而望着前方高高在上的廷邵言。
    没关系,掌门是不收徒弟,所以才把她交付给纬世容。这么一想,她的内心就舒坦了不少。
    很快的换到了纬世容,他站出来,没有什么宣言,径自的走到了若木梣身旁道:”今后,你就是我的徒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同舟共济。”
    闻言,若木梣凝望着他,点首。
    坐在前方的廷邵言看到这一幕,心情颇为复杂,不知道他把她推开,是否是正确的决定。
    还记得他的已故师兄,爱上他的徒弟,落得凄惨下场,是不是只要不当师徒,事情就会简单多了呢?
    大会差不多到结尾,廷邵言缓缓起身:”观迎各位加入桃花派,本座希望你们在这里,除了习武之外,更能领悟到人生给我们每个人带来的课题,此次的大会圆满结束。”
    “掌门……我还没收徒。”突然魅雪冲进了会场,还带了个人。
    廷邵言看着魅雪,缓缓启口:”魅雪,你想收谁为徒?”
    “她。”魅雪指着身旁蒙着面纱的女人。
    “这位姑娘,可否请你把面纱摘下。”廷邵言特别不喜欢装神弄鬼的人。
    女子婀娜多姿,纤纤细手徐徐摘下脸上的面纱,众人凝视着她那绝世容颜,无不为之惊叹。
    “廷掌门,别来无恙。”大汉公主春风对着廷邵言嫣然一笑。
    “公主,你怎么来了?”廷邵言有点意外,但更多是感到困扰。
    “听闻廷掌门不收徒弟,于是我是来拜魅雪为师的。”春风公主转首对身旁的魅雪示意。
    魅雪赶忙道:”掌门,我要收春风公主为徒。”
    “收徒是一辈子的事,你确定就好。”廷邵言不知道她们想做什么,也没兴趣知道,只是给个忠告,随后跃身而去。
    “谢掌门同意。”魅雪拉着春风,一脸兴奋的样子,侧首瞟了若木梣一眼。她不甘心,不甘心掌门这么在意她,明明就长的这么普通,还想跃上枝头当凤凰,配的起掌门的不是她魅雪,更不会是她若木梣,而是春风公主。
    站在一旁看好戏的纬世容,拉了拉若木梣的衣袖,笑道:”我的好徒儿,该走了。”
    “师父,她就是大汉国的春风公主,果真是名不虚传,美的惊人。”若木梣一脸自愧不如的模样。
    “你也不赖啊!别气馁。”纬世容意有所指的道。
    “对啊!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有什么好气馁的啊!”若木梣笑脸盈盈,感觉心情不错。
    “好心情喔!”纬世容故意问她。
    “是不错…”
    “那我再告诉你一个可以更开心的事。”纬世容停顿了一会儿,拍拍若木梣的肩道:”春风公主喜欢掌门,喜欢到都追来这里了,我看他们俩是迟早的事。”
    闻言,若木梣表情瞬间僵硬,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掌门和春风公主的事,心里感觉怪怪的,却说不上哪里怪,感觉胸口被石头压住一样闷。
    “你还好吧!”纬世容本意只想提醒她,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
    “没事…掌门和春风公主,本来就是门当户对。”若木梣佯装镇定的道,殊不知自己说出的话,都让自己感到郁闷。
    为什么?难道她对掌门……
    纬世容突然站在她面前,表情严肃的对她道:”别人怎样是别人的事,最重要的是,谁与你两情相悦。”
    若木梣听闻后只是笑了笑。何谓两情相悦?
    ***
    春风公主一来,便迫不及待的想与廷邵言有更进一步的接触,她内心不知在盘算些什么,倏地拉着一旁的魅雪着急询问,”魅雪,我想知道如何接近廷邵言,你会帮我吧!”
    “公主放心,魅雪一定会帮你。”
    “那我现在就要见廷邵言。”
    “公主莫着急,每日寅时掌门都会与资深弟子餐叙,那时我必定会带公主一同前往。”
    “我是公主,怎么与廷邵言吃顿饭也要看时间。”春风公主闻言满是不悦,她是这么尊贵与骄傲的人,为了廷邵言委曲求全的来到桃花山,为什么廷邵言一点也不觉得感动。
    “公主,这事急不来,一定要沉住气。”魅雪在旁安抚她的情绪。
    “你知道打从我喜欢上廷邵言后,牺牲了多少吗?”春风公主此时委屈的双眼溢满泪水,”我为了他拒绝了父王的指婚,因此被父王整整禁足了一个月的时间。”
    “恩,公主我知道你委屈了,我一定帮你,相信我。”魅雪取出身上的手帕,递给了她。”别哭了,我都了解。”
    ***
    旭日东升、雄鸡报销。
    中堂上,长形餐桌前,该到的人都到了,不该到的人也已在这等候多时。
    “师父,你一早就带我到这里做什么?”若木梣轻声的询问纬世容,好不优雅的打了个哈欠。
    “我徒儿可不能输人啊!”纬世容双眼瞪着魅雪,喃喃念道。
    此时廷邵言不疾不徐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一眼就看到若木梣低垂着首,一副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
    “一日之计在于晨,木梣你了解这句话的含义吗?”廷邵言走到了主位,还没坐下就先点了若木梣。
    “什么?一日之计在于晨?”若木梣突然被钦点,她抬首一探,原来是掌门。
    “我……抱歉我不知道。”搔搔头,在众人面前她感到有些丢人,她是没读过书。
    “掌门,你是不是太过份了。”纬世容看不过去。
    廷邵言不觉得这有什么,他觉得”当下教育”是很好的学习方式。
    “木梣,一日之计在于晨的含意是,一天的领悟就在于早晨的用功晨读,只有这样才能学到自我应掌握的知识,是让你好好珍惜早晨的时光。”廷邵言面目祥和的看着她,说的头头是道。
    “掌门…你说的我都懂。”倏地,春风公主突然发声,眼神充满崇拜的凝视着他。
    “木梣,你还没回答。”廷邵言不理会她,眼眸一刻也没有离开若木梣。
    “懂…我懂了。”若木梣尴尬的点头如捣蒜。这一早掌门就针对她,是什么意思啊?
    春风公主感到被廷邵言忽略,心生不满,看着若木梣的眼神,充满了忌妒。
    为什么在廷邵言眼里、嘴里,都是她。

第5章 醋海翻波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