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遇险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4章 遇险

      在桃花山上也有一段时日,若木梣从没想过好好打扮自己,拿起铜镜,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摆出各式笑脸。
    “掌门早…”
    “掌门这么巧,刚好遇见你…”
    “掌门,我今天想跟您请教一些功课上的问题…”
    唉……搔搔头,若木梣所幸把镜子丢到了床边,”真矫情…”叹口气。
    懊恼之余,她瞄到了桌上的新衣服,好奇的上前查看。
    “这衣服是什么时候拿来的?”若木梣将衣服摊开,粉色白纱裙摆随即飘逸而下,”好漂亮的衣服!”她惊叹,随后拿起桌上纸条一看,惹了她一阵傻笑。
    “是掌门让师父送来的。”掌门对她真是太好了,好到让她好感动。
    若木梣换上了新衣服,将原本盘起来的头发放了下来,整个人跳脱了可爱的特质,看上去清新脱俗。
    来到了纬世容的妙思所,若木梣看见纬世容正站在庭院悠闲的浇花,便兴高采烈的直奔过去,”师父……师父…你看…”
    纬世容看了她一眼,嘟着嘴摇头不语,继续浇他的花。
    “不漂亮吗?”
    “像小孩穿大人的衣服。”
    若木梣原本还转着圈圈,闻言立马垂下首,”是师父你没有眼光。”谁不知师父眼里只有魅雪前辈。
    “你爱怎么说随便你。”纬世容看上去没有以前活耀,脸上尽是失落的神情。
    “师父,你今天会去找掌门吗?”少根筋的若木梣着实看不出纬世容的异样,只管关心她心念的掌门。
    “去吧去吧!!沉心殿你不是去过吗?自己去,不送了。”纬世容不耐烦的挥挥手,随后便走进了住所。
    “师父今天是吃了什么炸药吗?”搔搔头,若木梣不以为意的离开妙思所。
    晌午
    她一个人抱着木剑,在桃花山里绕过来又绕过去。
    “奇怪,我记得明明沉心殿就是走这条路,没错啊!”怪自己现在连御剑飞行都没学上一撇,只能一双脚行天下了。
    若木梣不死心又多绕了几条路,原本路上还有几个桃花弟子,但现在连一个也看不见。
    完蛋,她真的迷路了。
    此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若木梣狼狈的跑到附近树荫下躲雨,看着天空被乌云遮蔽成一团灰,雨又下不停歇,此刻她心里涌现了一股不安,果不其然,远处红光乍闪,随后出现了四头凶恶的人兽,手里各拿着大刀,像在寻找什么猎物般。
    眼看牠们就要走过来,若木梣赶紧躲到树干后面,屏住呼吸连动也不敢动,此时,一只鸟冒然从树上掉了下来,她看着那只鸟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模样,一时不忍,冲动的上前拾起牠。
    那四头人兽马上发现若木梣,立即朝她的方向奔驰而来,若木梣瞪大了双眸,转身就逃。
    她使尽全力奔跑,突然一个踉跄被坑洞给绊倒在地,转身一探,人兽已拿着大刀砍过来,若木梣当下只能紧闭双眼任由宰割。
    此刻廷邵言不知何时已出现在若木梣的身后,使出桃花吓海神功,瞬间整片树林都被震垮,那四头人兽更是四分五裂变成了一摊黑水。
    雨中,若木梣坐在地上抬首凝望身后的廷邵言,他全身浸湿,脸上浮现的是从未看过的严肃。
    一把抱起她,廷邵言就这样淋雨走着,”你知道我再晚一步,你真的会没命。”他很努力抑制自己快要崩裂的理智线。
    “对不起。”若木梣望着他,默默垂首。她知道她做错了。
    “我送你回去。”
    “我想去沉心殿。”
    闻言,廷邵言突然停下脚步凝视着她,”为什么要去沉心殿?”
    “我……万一我回去得了风寒,云风阁又只有我一个人,我怕我病死在那里也没人知道。”若木梣即兴编了一个借口。
    “……好吧!”廷邵言思忖了一会,点头答应。
    ***
    沉心殿
    若木梣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拿着布巾擦拭湿润的发丝,悠闲的走到了殿内的书房,随手拿了一本书翻阅。
    看了又看、翻了又翻,最后把书本放回原位,”要是我识字该有多好。”她感叹道。
    “你想学吗?”廷邵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好衣装站在门口。
    若木梣转身看向他,略湿的长发披散在肩上,那双清丽的双眸彷佛在说话般,他的衣袍被她穿上格外的大件,却也格外迷人。
    廷邵言屏住呼吸,若无其事般别开眼。
    “掌门,你来了。”若木梣看着他,对他微笑。
    清清喉咙,廷邵言走到她面前,伸手帮她整整歪掉的衣领,”连衣服也穿不好,怎么练好剑和学识字呢?”他故意嫌弃她。
    “谁说的,因为衣服太大件了。”若木梣噘着嘴向他抗议。
    垂首望着她的容颜,廷邵言突然忆起他们那天在洞内亲吻的画面,倏地退了一大步,瞬间与她拉开距离。
    “等衣服干了我就送你回去。”迅速平复内心的骚动,他的脸上又恢复了惯往的淡然。
    “掌门,我饿了。”
    突然若木梣抚着肚子,尴尬的笑了笑,这时肚子不争气又发出阵阵声响。
    廷邵言看着她,失笑的点首。还是个孩子。
    坐在掌门的寝房里,若木梣好奇的东张西望,房间里除了一张床铺和一张桌子外,其余什么也没有。
    此时廷邵言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他将粥放到她面前。
    “吃吧!”
    “掌门你不吃吗?”
    “我吃不吃都无所谓。”
    “那我吃了。”若木梣拿起汤匙,一口接着一口狼吞虎咽。
    廷邵言看着她的吃样,忍俊不禁。
    “好吃,掌门…真的好吃。”若木梣对廷邵言的厨艺赞不绝口。
    “不过掌门,粥里面绿绿的东西是什么?”她忍不住好奇的询问。
    “黏人草。”廷邵言说出口后,失态的笑出声。
    “恩?”若木梣瞠大双眼看着他。黏人草有那么好笑吗?
    “没事。”廷邵言收起笑颜,嘴角还是微扬着。她就是黏人草。

第4章 遇险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