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情窦初开的吻

桃花山其乐也泄泄 作者:靖川

第2章 情窦初开的吻

      桃花山的表面,被阳光分为双色,似粉又似橙,冬日的光显得格外温暖,廷邵言正襟危坐的望着床榻上的若木梣,脸上除了微扬的嘴角,还是一贯的高冷。
    “师父…”
    倏地,躺在床上的若木梣,即使昏迷嘴里仍喃喃念着”师父”。
    廷邵言伸手帮她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无意间瞥见了那双紧握的小手,定眼一看,小手里握着的竟是那天在山上他给她的保身玉锦。
    此时廷邵言眼神突然变的冷冽,站起身随即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若木梣…”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却也说不上什么。
    回到沉心殿,廷邵言面无表情的翻阅着桌上的书籍,却有些心不在焉,这时服侍他的元晓走了进来,”禀告掌门,若姑娘已经醒了。”
    廷邵言眨着眼,沉默了一会儿,随即道:”叫她不用来见我了。”
    “掌门的意思是,请若姑娘下山吗?”元晓小心翼翼的询问。
    “恩……让她先去云风阁练习打坐吧!我累了…你先下去。”
    “是,掌门,那您好好休息。”
    ***
    上桃花山已经一个月有余,若木梣待在云风阁每日练习打坐,与其说打坐不如说打盹,整日无所事事也没人理会她,整个偌大的云风阁就只有她一个人,当然,除了三餐送饭的大婶以外。
    坐在云风阁的正中央,若木梣望着墙上两个大字,”静心”喃喃自语。
    “静心……静心……已经太安静了…”她吐了口气,原以为她上桃花山可以在廷掌门底下学习,没想到只有第一天见到掌门的人影,还隔了屏风连一眼也没瞧见。
    “不行,我得出去走走…不然我可要闷坏了。”若木梣站起身,搥搥已经麻掉的双腿。
    踏出云风阁,她满足的深吸了口气,”外面的空气真新鲜啊!”
    此刻眼前有一条分岔路,若木梣左看右看,犹豫了半晌随后往桃花树最多的那条路走去。
    沿途她开心的一会蹲在地上涂鸦,一会爬到树上摘桃花,玩的不亦乐乎。
    此时山上突然吹起了一阵怪风,若木梣一个重心不稳,从树上掉了下来,不过她并非掉到硬梆梆的地上,而是掉进了一个又深又暗的地洞里。
    不知昏迷了多久,若木梣睁眼醒来,因洞内光线昏暗,只见一名男子似乎在等她清醒。
    “呃……”若木梣欲起身,却发现全身疼痛不已。
    “你全身挫伤,脚骨也断了。”男子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起伏,但仍可感受到一丝关心。
    “请问……我怎么会在这里?”若木梣傻愣的问道,从树上掉下来的事情,她已经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男子嘴角微扬,摇首。
    “那你……是谁?”若木梣望着眼前看不清楚长相的男子,突然有种熟悉感。
    “我叫…言廷。”
    “言廷?恩……名字好特别…”若木梣露出笑窝的点首。
    倏地,她面有难色的看着言廷,别扭了好一会开了口,”言大哥,我……我想方便。”
    “可以,你……去吧!”言廷愣了愣,嘴角似笑非笑般。
    “我也想自己去,可脚断了。”若木梣难为情的看着他。
    闻言,言廷站起身一把将她抱起,”那里有个洞,去那里可好?”他很认真的询问她意见。
    “哀啊!都可以……快点…”若木梣着急的喊着,快憋不住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了,此时洞里静悄悄的。
    “喂!你还在吗?”
    “你好了吗?要我抱你出来吗?”
    “不……我自己爬出来就好。”若木梣感觉超丢脸,洞里臭气冲天,她一个姑娘家也是要有点颜面的。
    不过有一点她觉得好奇怪,虽然她脚断了,却不怎么感到痛。
    “我没关系,我可以进去抱你出来。”言廷没想这么多。
    “不……千万别……”若木梣正奋力的在地上爬行,声音有点喘。
    言廷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根蜡烛,点了火,同一时间若木梣也已经爬了出来,她迷蒙的望着烛光照亮的言廷那张脸,顿时瞠大了双眸大喊:“救命恩人?”
    廷邵言见她还认得出他,内心有些欢喜,他不想让她知道他的身分,所以才化名”言廷”。
    其实他每天都会去云风阁探望她,虽然知道她每天打坐都在打盹,但他还是认为她是个可造之材,等顿悟了之后,前途无可限量。
    那天,他感应到的是她的情窦初开,而起初练功最忌讳的也就是”情”字,故他才会送她到云风阁每日练习打坐。
    只是知道了她的心意,他又莫名私心的不想让她成为他的徒弟。
    “情”是什么?
    他廷邵言已经修练成仙人的境界,师父临终前让他领悟”情”这个字,才能达到更高的境界,可他对感情这种事一点也不感兴趣。
    廷邵言轻柔的上前抱起若木梣,将她安置在柔软的草堆上,他能感受到若木梣深情款款的眼眸,他也不回避的抬眼正视她,”我帮你接骨,痛就喊出声来没关系。”
    “恩人,每次都是你救了我,我真不知该怎么报答你。”若木梣紧盯着廷邵言那俊美的容颜,随后又脸红心跳的别开眼。
    “叫我言大哥就好。”
    此时洞里只剩下微弱的烛光和混浊的呼吸声,廷邵言手抓着她纤细的小腿,突然缓缓的靠近,在她耳畔轻声说道:”冒犯了。”
    若木梣咬着牙忍痛同时,廷邵言温热的薄唇就这样突如其来的覆上她樱桃般的小嘴,温柔的吸吮着。
    在廷邵言的引导下,若木梣感到一阵晕眩,似乎忘了接骨的疼痛感,随后廷邵言即刻清醒停止了这场吻。
    “骨接好了,你可以起来走走。”他彷佛方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冷静的对若木梣说道。
    “好,谢谢。”若木梣摸着有些红肿的唇瓣,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言大哥为什么要吸她的嘴?难道接骨都要吸嘴吗?
    “言大哥,你……刚才……”
    廷邵言看似正常,其实内心正不断的天人交战,他不喜欢碰触感情这种东西,可师父临终前告诉他,所有的剑法都充斥着感情,要他去体会,而他也感到自己对若木梣的感觉不太一样。
    初尝”吻”的滋味,他又何尝不惶恐呢!他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但内心又万分排斥。
    “我先走了。”廷邵言匆匆丢下这句话后,随即离去。
    ***
    这天纬世容和魅雪难得与掌门一块用膳,他们俩就像是市集上的八婆一样八卦,整座桃花山的八卦都了如指掌。
    “跟你说啊!那个整理云风阁的阿妞有喜了,你知道是谁的种吗?”
    “真假?是谁的?”
    “听说是掌门沉心殿里的守卫小彬的种。”
    坐在对面的廷邵言闻言,手里夹的一口菜,放到碗里也不是,放在嘴里也不是,表情有些不自然。
    云风阁……他脑海里瞬间窜入那张天真可爱的小圆脸。
    “掌门……”
    “掌门……”纬世容双手在廷邵言的面前挥了又挥。
    “恩?”廷邵言好不容易回过神,”怎么了吗?”
    “掌门,您接过吻吗?”纬世容露出贼贼的笑脸,”听说那个云风阁的阿妞和您殿里的守卫阿彬就是从接吻开始的,然后就有喜了。”老实说他没什么经验,也是道听涂说。
    “我……”廷邵言咳了又咳……随后放下筷子索性不吃了,”我先回去了。”
    “掌门,您一定没接过吻,要不早就有夫人了,当仙人这么久了,偶尔也要尝尝人间最美好的七情六欲啊!”纬世容大声嚷嚷。
    “纬世容,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你不知道掌门都被你问到没胃口了吗?”魅雪捏着他的耳朵警告他。
    “痛……放手。”
    “我也是为掌门好啊!桃花派又没规定掌门不能娶妻生子,不能谈感情……”纬世容摸着被捏痛的耳朵,激动的解释。
    “掌门不喜欢听到感情的事,你不知道大汉公主的事让他很困扰吗?”魅雪反呛他。
    看她说的如此激动,突然纬世容沉静了下来,缓缓的启口:”魅雪,你喜欢掌门?”
    “我……”魅雪像突然被说中心事般,嗫嚅的说不出话来。
    “你别说了,我清楚就好。”纬世容看着她笑着。唉!他蛮喜欢魅雪的,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谁叫他们桃花派掌门长的就是一张桃花脸,叫人不心动都难。
    但他比较好奇的是,掌门到底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子?

第2章 情窦初开的吻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