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小顽主 第19节

九十年代小顽主 作者:八爷党

九十年代小顽主 第19节

      第31章 到底在哪儿?
    “想吃烧烤了。我们晚上吃烧烤吧!”霍百川整个人挂在陶堰的身上,兴致勃勃的提议道。
    “不要。天太热了。”陶堰毫不留情的拒绝。伸手拍开霍百川的胳膊:“你离我远点,热!”
    “那我烤给你吃?”霍百川还不死心:“我们去野外探险的时候,经常会自己烤东西吃。我手艺还是很不错的。有机会我们去钓鱼,我还可以给你烤鱼吃。”
    陶堰继续摇头。他讨厌吃鱼,虾,螃蟹等一切吃起来麻烦的食物。有那个时间,他不如多盯几眼大盘。
    霍百川叹了一口气:“你不能这么挑食。不吃鱼虾螃蟹,不吃带馅儿的,你有没有想过你之所以长不高,是有原因的。”
    一句话戳中陶堰的软肋。陶堰面无表情的看向霍百川。
    霍百川搂着陶堰的肩膀,嬉皮笑脸的哄道:“九月蟹膏肥,我们多买点螃蟹,你来煮,煮完了我剥给你吃。咱们两个分工明确,好不好——”
    话没说完,就被居委会李主任热情洪亮的高嗓门给打断了。
    “小陶,小霍,你们两个终于回来了。”李主任指着刚刚找上门来的女人说道:“……是走失儿童的家属,听到走失人员救助网站的名声,特地过来找你们帮忙的。都在孤儿院等你们半天了。你们快来帮忙想想办法。”
    那女人紧张的用手摸了摸皱巴巴的衣襟,拘束的自我介绍道:“俺叫田桂花。家住在x市z镇xx村,俺的娃三年前被拐子拐走了。俺这三年一直在找俺娃。今天刚到s市,就碰到了好心人,说你们这个救助站能帮上俺。”
    田桂花说到这里,眼巴巴的看着陶堰和霍百川:“你们真的能帮俺找到俺娃吗?”
    陶堰和霍百川相互对视一眼,走到田桂花面前。霍百川温声说道:“您别着急。把您家孩子的情况具体跟我们说说。”
    田桂花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把刚刚对老院长和邻居们说的话又一次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这些话,这三年来,她已经对无数人重复过无数次了,整个人都已经变得麻木机械。但是这一次,她的心中饱含希望。她是真的相信陶堰和霍百川能帮到她——就算帮不上,她也没办法了。世界这么大,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找儿子了。
    听到田桂花的复述,陶堰和霍百川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
    陶堰留意到一个问题,开口问道:“恕我冒昧,您刚刚说您儿子被拐子拐走的时候六岁。六岁的小男孩儿,应该能跑能跳会说话了,为什么拐子拐人的时候他没有呼救?”
    田桂花眨了眨眼睛,声音沙哑的解释道:“因为俺娃是个哑巴。他三岁的时候发了一场高烧,打那以后就不会说话了。所以拐子把他抱走的时候,他叫不了……俺家宝可乖。平常村里人谁抱他,他都笑呵呵的冲着人乐。搂着人的脖子不撒手……俺婆婆在厨房里舀水,她什么动静都没听到。俺娃就这么被拐子拐走了……”
    田桂花说着,忍不住又开始抹眼泪。浑浊的泪水顺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里流出来,在脏兮兮的脸上划出两道沟壑。那是内心遭受的折磨困苦已经不堪重负,从眼眶中溢满出来。
    旁边坐着的街坊邻居们也看的心酸,一个个眼眶通红。老院长伸手拍了拍田桂花单薄孱弱的肩膀,安慰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你儿子的。”
    然而此时此刻,语言的安慰却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陶堰和霍百川沉吟片刻,本来不想再打击田桂花。可是思来想去,这番话还是要说。至少要让田桂花有个心理准备。
    “根据我们的经验,一般人贩子在拐走小孩子之后,都会想办法卖出去。可是大多数买家想要的都是健全听话的孩子。剩下一部分卖不出去的,就会打断手脚,弄瞎了毒哑了,扔到街上去乞讨。我们孤儿院就有四个这样的孩子……”
    霍百川说到这里,看向田桂花,表□□言又止。
    田桂花的脸色一片蜡黄。有些无措的看着霍百川,仿佛没听懂霍百川那番话的含义。
    周围邻居们不忍的撇过脸去。他们刚刚就想到这一点了,只是看着田桂花的样子实在可怜,谁都没忍心说。
    “啥,啥意思?”田桂花声音艰涩的问了一句:“你想说啥,俺咋听不懂?”
    “如果您的孩子在被拐走的时候就已经失声了,那他很有可能卖不出去。”陶堰直接戳破那层窗户纸,很直白的告诉田桂花:“所以他有可能被人贩子害成残疾在街上乞讨。我们走失人员救助网站现在就有一个公益活动,鼓励志愿者将每个城市在街上乞讨的孩子的照片拍下来然后报警,如果这些乞讨的孩子是被人贩子团伙控制的,那警方就能根据我们提供的线索解救出这些受害者。”
    事实上,这两个月来,警方确实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破获了几起强迫孩童乞讨的拐卖案,在各省市地区都抓捕了人贩子。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受害者如今都寄养在各地的福利院,至于这些受害者的资料也都在各地志愿者的帮助下上传到走失人员救助网站。
    陶堰和霍百川可以在网站的信息库里,帮田桂花搜索一下耳朵后面有痣的受害者。但所有人都清楚,他们未必能找得到。毕竟田桂花的儿子已经被拐子拐走三年了。这三年里,一个不能说话的受害者不知道会遭受多少折磨,甚至……都未必还活着。
    田桂花沉默着不说话。众人也觉得心里沉甸甸的。陶堰和霍百川带着田桂花去自媒体活动室,打开了电脑,按照田桂花提供的线索查找资料。最后发现在警察营救出的残疾受害者中,并没有耳朵后面有痣的受害者。
    霍百川沉默了一下,又安慰道:“往好处想,或许您的孩子已经卖出去了。您的孩子这么乖巧温顺,也一定会讨人喜欢。也许就有人喜欢他这样安安静静的。”
    田桂花捂着嘴哭出声来。多么讽刺的事情。当年她的儿子因为不会说话被拐子拐走了。如今她还要祈求那些天杀的人贩子看在她儿子不会说话温顺安静的份上,不要折磨她的儿子。不要把她的儿子打成残废,不要把她的儿子**死。
    “这天底下还有讲理的地方嘛!为什么俺的命这么苦!为什么丢的偏偏是俺的儿子!”
    女人终于崩溃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俺的宝!俺的二宝!你到底在哪儿呀!”
    第32章
    像是要把这三年的委屈和煎熬全部发泄出来一样,田桂花跪坐在地上,哭的声嘶力竭歇斯底里。
    围在周围的街坊邻居和义工阿姨都没劝她。任由田桂花哭个痛痛快快。
    直到田桂花哭的嗓子都哑了,眼泪都流不出来了。老院长才把她扶到一旁坐下,温声劝道:“我知道你很难受。天下当母亲的都一样,怀胎十月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孩子生下来,自然都希望他能平平安安长大。我也相信你的孩子一定还活着,虽然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过的好不好,但只要你继续找下去,终究会有见面的一天。”
    “真的还有这么一天吗?”田桂花眼睛红肿,双目满是红血丝,不确定的问道:“俺真的还能等到这一天吗?”
    “一定可以的。”老院长握着田桂花的手,用力的点了点头:“你要相信你自己。”
    义工赵阿姨给田桂花倒了一杯冰糖水,里边还泡了一点陈皮和金银花:“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田桂花哭的脑袋晕沉沉的,有些麻木的接过大茶缸。低头喝了两大口,那茶水甜丝丝的,还带着一点微苦的涩意。这点苦涩又勾起了田桂花心里的难过:“……那是俺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天杀的人贩子,她是生生的把俺的心头肉给剜下来了。自从俺的宝被拐子拐走了,俺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破了一个大洞,血淋淋的,喘口气都疼。”
    “俺说要把宝找回来。一开始俺男人也是这么想的。俺们两口子就一起找。”
    可是不到一年的功夫,孩子他爹就不想找了。想回家消消停停过日子。还说再生一个娃。
    “可是俺的宝还没找回来呢!俺咋再生一个娃?难道俺的宝就不要了?”田桂花说着说着,眼眶又开始发酸发胀。但是她的眼泪已经干涸了。即便再痛再委屈再难过,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那是俺的娃,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又不是小猫小狗小畜生,咋能说不找就不找了。咋当没生过?”田桂花瘫坐在椅子上:“俺的娃被拐子拐走了,指不定要受多大罪。可能就指望着俺们当爹妈的去救他。你说孩子他爹咋就能这么狠心?自己亲生的骨肉,就当没生养过?”
    街坊邻居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苦命的女人。
    还是老院长开口问道:“那你现在想怎么办?”
    听到老院长的询问,田桂花一愣。她呆呆的看着老院长,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继续找下去呗。三年找不到就找六年,六年找不到就找九年,一直找到俺找不动了,要咽气了。要是还找不到,俺就认命了。”
    老院长看着枯瘦如柴的田桂花,想了想,问道:“你要不要留在我们孤儿院当义工?”
    没等田桂花反应过来,老院长继续说道:“我们孤儿院现在有十六个孩子。其中有六个孩子都是警方破获人贩团伙以后救出来的。现在我们院里义工的工作除了照顾这些孩子,晚上还要去人民广场摆夜宵摊子赚点餐补零用钱。再加上现在小陶和百川又创建了走失人员救助网站,我们的义工阿姨也都兼职志愿者。手上的活多了,人就有点不够用。你要是愿意留下来当义工,不仅可以帮我们填一个人手。走失人员救助网站的信息你也能最先知道。应该比你一个**江南北的找人,效率要高一些。”
    街坊邻居们听到老院长的提议,顿时受了启迪一般,纷纷开口劝道:“是啊!你留在这儿,总能得到第一手消息。就算找不到你自己的儿子,能帮其他人找到他们的儿子,那也是你的功德。”
    “没准哪一天,你就找到自己的儿子了呢?”
    田桂花愣住了。她完全没想到还有这种可能。
    老院长笑眯眯说道:“你也不用着急做决定。我看这时间也不早了。你今天就在我们福利院住下吧。我们福利院的条件没有招待所那么好,但房间还是很充足的。你先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我们明天再来讨论你是留下来还是继续去别的城市找你的儿子。”
    田桂花呆呆木木的,被义工阿姨拽着去洗澡换衣服。直到这个时候,大家伙儿才发现田桂花大大小小的行李包里,装着的都是她儿子的寻人启事,还有一些用来睹物思人的小衣裳小玩具,在街上流浪时随手捡的纸壳子废报纸。正经换洗的衣服只有两三件,也都是又脏又破的,根本不能再穿了。就连脚上的黑布鞋都破了一个窟窿。露出大拇脚指了。
    义工陶阿姨便找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给田桂花穿。她的身高跟田桂花差不多,只是比田桂花胖了一点。她的衣服田桂花勉强也能穿。
    “你先穿我的衣服吧!这衣服你自己洗洗,等明早晾干了,我帮你补一补。你瞧这扣子都要掉了。”陶阿姨叹了一口气:“你也真是挺不容易的。一个女人为了找儿子,独自一个人走了这么多城市。说实话我是很佩服你的。”
    “大多数人可能都做不到。”
    田桂花没说话。她的力气仿佛在刚才哭嚎时用尽了。现在累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陶阿姨也没和她说太多话。把人送到三楼临时收拾出来的一个寝室后,自己就离开了。
    田桂花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听到院子里的吵闹声,不觉翻身坐起来,走到窗户旁边。就见老院长和几位义工阿姨推着三轮车,一路说说笑笑的出了孤儿院的大门。那车上拉着煤气罐铁锅还有几个大桶。夜色渐深,也看不清里面装的食材究竟是什么。
    孤儿院的孩子和院子里纳凉的街坊邻居们也都簇拥在三轮车后面,众人一起去了人民广场。
    霍百川总觉得有人看他。一回头,就看见田桂花站在三楼寝室的窗户旁边。他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后脑勺,然后用胳膊肘怼了怼陶堰,小声说道:“也不知道市局关于建立dna数据库的事情讨论的怎么样了?”
    陶堰也不知道。两人决定晚上遛弯的时候问问商所长。
    “我也不知道呀!还没听到信儿了!”人民广场上,商所长一边摇着蒲扇排队给他们家的小孙子买凉粉,一边好奇问道:“你们两个怎么忽然想起来问这个事?你们不是向来不积极嘛?”
    “因为今天有人找上门了。”没等霍百川和陶堰开口,买凉粉的义工阿姨抢先说道:“从外地来的,听人说了走失人员救助网站的事情,以为网站能帮她找到孩子,就坐火车过来了。结果空欢喜一场。”
    “不过这也不是你们两个能解决的事儿!”义工阿姨说着,又开始宽慰陶堰和霍百川:“你们两个也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
    老所长闻言,有那么一瞬间的沉默。旋即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好多人家的孩子被拐以后,都是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了。能找回来的毕竟是少数。”
    “可不是嘛!要说人贩子实在可恨。就为了赚那三头二百的黑心钱,害的多少人家支离破碎。要我说你们警察逮到了人贩子就应该枪毙。”有邻居愤愤不平的说道。
    正在凉粉摊子上帮忙的小三子也一脸唏嘘的说道:“我本来以为我自己就够惨的了。看到孤儿院那四个小哥哥,才知道他们比我惨多了。人贩子不是人。”
    霍百川哼了一声,随手敲了小三子一个爆栗:“知道就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那些小混混在一起鬼混。没准哪一天他们缺钱了,就把你卖给人贩子。”
    小三子捂着脑袋欲言又止:“又不是我不想学好。是刀哥天天派人来找我。还说我要是不回去,他们就打断我的腿。”
    “嗯?”霍百川原本只是随口吓唬一下,没想到真诈出点东西来:“哪个刀哥?找你回去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小三子撇撇嘴:“就是偷鸡摸狗那点事呗。说我一日入了小刀会,一辈子都是小刀会的人。不可以背叛。否则就要三刀六洞。”
    老所长听到这话,都气笑了:“这都是从哪儿学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也这么说。”小三子显然也没把刀哥的狠话放在心上:“我让他们给刀哥传话了,就说我觉得小刀会没什么钱途,我就主动退出了。我现在跟小陶哥和小霍哥混。他们要是不满意,可以去找你们俩。”
    “嘿你这个臭小子——”霍百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还敢给我添乱的?”
    “本来就是嘛!”小三子冲着霍百川扯了个鬼脸:“是你们说的让我跟着你们混,天天住在孤儿院。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当然要愿赌服输。”
    “就你还男子汉大丈夫?”霍百川嗤笑一声,不以为然的比了比小三子的身高:“小屁孩还没有一米二高。坐公交车都不用花钱吧?”
    “你才没有一米二!”小三子顿时急了:“我都一米三了。”
    “那也是个小矮子。”霍百川笑嘻嘻说道:“根本不是男子汉大丈夫。”
    小三子气急败坏,撂下手里的活就要跟霍百川决斗。
    陶堰嫌弃他们两个闹得烦,往后退了几步,问商所长:“您觉得上面迟迟没有消息,是出于什么考虑?”
    老所长沉吟片刻,开口说道:“各方面都有吧。财力物力人力,最关键是以往并没有这个先例——”
    正说话间,就见何梅和那位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大哥一脸激动的跑过来,身边还跟着两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女。
    “陶堰!”何梅走到陶堰面前,气都没喘匀,就指着身旁那对夫妻说道:“他们是看到了走失人员救助网站上的资料,过来找孩子的。因为不知道你们孤儿院在哪儿,直接找到我们江州电视台了。快,你快点带他们去见孩子。”
    陶堰闻言一愣。跟商所长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第33章
    “你们要找谁?”正在旁边摊位卖狼牙土豆的老院长走了过来,笑容慈祥的询问道。
    衣着朴素的中年夫妻对视一眼,从胸口的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张照片:“我们要找这个孩子。他就是我们的儿子,叫孟阳阳。我们老家是松江的。两年前我媳妇带着孩子回老家,下火车的时候人太多特别拥挤,我儿子就是那个时候被人趁乱抱走了。我老婆当时就报警了。可惜没找到那伙抢人的拐子。打从这孩子被拐子拐走以后,我们两口子就到处找人。前些天听到有人说网上成立了一个走失人员救助网站,上面刊登了好多走失儿童的消息。我们两个就拜托一个大学生帮我们查了一下。刚好看到阳阳的照片。我们两个立刻就买了车票赶过来了。”
    “孟阳阳?”众人闻言,忍不住重复了一句。然后齐刷刷的看向坐在凉粉摊子旁边,正用耳朵倾听周围一切声响的几个残疾孩子。

九十年代小顽主 第19节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