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小顽主 第16节

九十年代小顽主 作者:八爷党

九十年代小顽主 第16节

      昨天晚上,他跟陶堰讨论之后,还是觉得与其在别的地方想辙,不如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就从十六岁改成十八周岁。本来我们也都成年了。”霍百川言之凿凿:“现在顶着一个未成年的户籍,实在耽误事。”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梁欣笑眯眯的指了指所长办公室:“你们得去求真佛。”
    霍百川心领神会。和陶堰走到所长办公室门前,特别客气的敲了敲门。
    夏天天气热,所长办公室的门本来就开着。商所也听到了霍百川跟民警的对话。不等霍百川开口,直接说道:“你们两个还真是步步为营。”
    “怎么能这么说呢!”霍百川嬉皮笑脸的坐在办公桌前面:“这不是事情刚好赶到这了嘛!”
    “您看我们要开一个电脑公司,还要办网站,后续可能还要做别的生意。如果没有身份证,确实寸步难行。”
    老所长皱了皱眉:“你们还要办别的公司?”
    “这可说不准。”霍百川笑嘻嘻道:“现在商机这么发达,做什么都赚钱。”
    “那你们是不是还想离开江州,去别的地方?”老所长面色微沉。他其实早就察觉出陶堰和霍百川的身份有古怪。只是觉得两个孩子年纪还小,待人处事又一片赤诚,觉得没有什么妨碍。
    可是现在观察陶堰和霍百川的需求,兜兜转转遮遮掩掩,就是想要两份成年的身份和户籍证明。
    老所长狐疑的打量这两个人:“你们该不会是海那边的吧?游海过来的?所以没有这边的身份户籍?”
    老所长越说越觉得可信。如果陶堰和霍百川真的是港岛人,那也能够说明这两个人为什么会这么精通电子产品和dna指纹检测技术。
    那边的科技和医学本来就比内地发达的。
    “你们为什么会跑来内地?是想寻亲吗?还是说跟家里闹矛盾了?”老所长觉得很稀奇。往前数几十年,他倒是见到过不少扑网的年轻人。一窝蜂的往港岛那边跑。最近几年,倒是也见到过一些来内地投资的港商。不过像陶堰和霍百川这样游海游回来又不说明目的的,倒是很少见。
    “您想什么呢!”陶堰和霍百川对视一眼,有些哭笑不得。
    “我们两个不是港岛人。”霍百川解释道:“我们是真不记得自己的老家在哪儿,也记不清父母是谁。更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
    老所长轻哼一声,显然不相信陶堰和霍百川的说法。
    霍百川不想跟老所长纠结这件事,继续说服道:“您就给我们更改一下年龄吧。我们两个保证,两年之内绝对不会离开江州,除非考上大学。怎么样?这回可以了吧?”
    老所长心下一动,开口问道:“想考大学了?你们两个之前不是还抱怨,不想念高中吗?”
    “不想念高中跟我们想考大学没关系。”霍百川纠正道:“我们确实不会念高中,但我们会考大学的。”
    他们两个形单影只的穿越到三十年前,没有父母亲人没有家庭助力,连个正经的身份户籍都没有。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寸步难行。考大学就是他们拓展人脉关系扩大社交圈层的最有效途径。
    更何况这个年代的大学教授还有同窗里面都是牛人辈出。陶堰和霍百川如果能够经营好这份关系,三十年后的成就绝对要比他们穿越来之前更高。
    这么有利的晋级途径,连傻子都不会放弃。更何况他们两头已经站在风口上的猪。
    老所长看着信誓旦旦的霍百川,和一言不发的陶堰,心里略觉安慰:“你们能这么想就是最好的。年轻人就要多读书。不管你们两个有多聪明多能干,会读书多读书都是好事情。”
    霍百川连连点头,笑着问道:“所以您看,您就直接帮我们改一下年纪吧。这样我们报考大学,还有以后买火车票住招待所也更方便一些。”
    老所长闻言失笑:“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们想的倒是远。”
    “应该的。”霍百川笑嘻嘻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
    老所长无奈摇头。不过就像霍百川说的,给他们两个更改一下户籍上的年龄,重新办理一下身份证也不是不行。还能方便他们两个创办公司和处理其他事情。
    至于这两个孩子始终不肯透露自己身份的行为背后是不是还有什么猫腻。老所长觉得自己经验老到,看人也比较准。倒不至于被两个孩子糊弄住了。
    就这么着,在霍百川软磨硬泡的哀求下,老所长还是同意给他们两个更改了年龄。从未成年的十六岁到成年的十八岁。顺便还去户籍那边办理了新的身份证。
    梁欣将所有的材料准备好,冲着两人说道:“工本费40办加急70,你们两个办哪种?”
    “加急的。”霍百川直接交了钱,问道:“加急的多长时间能下来?”
    “七天。”梁欣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可真能折腾。之前的身份证还没下来呢,又要办新的。”
    老所长本来要带陶堰和霍百川去工商所办理营业执照的,这会儿被两人磨着改了年龄,倒也不用去了。不过这种特殊情况,老所长还是觉得需要跟上面报备一下。
    “你们两个是警方从人贩子团伙手中解救出来的受害者,所以在身份户籍这方面,我们审查的并不严格。但是你们两个也要知道,你们拒绝配合调查,不肯交代自己的身份,不让警方联系你们的父母亲人,这种行为是非常不妥当的。”老所长苦口婆心的说道:“我希望接下来,你们的一举一动都要严谨。要遵纪守法。”
    “放心吧。”霍百川拍拍胸口,自己给自己发好人卡:“我们两个都是好人。只会做好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工作不找对象。”
    “胡说什么呢!”老所长皱了皱眉。看时间刚刚过了上午十点钟,又问道:“你们一会儿要去做什么?”
    他们刚刚更换了身份证,证件还没下来呢,也就没必要着急办理营业执照。
    霍百川和陶堰想去电子一条街看看,能不能收个二手电脑回来。也好在公司执照下来前把走失人员救助网站弄出来。
    第27章 网站志愿者
    半个多月以后,由陶堰独自开发的走失人员救助网站顺利建成。只需要经过简单的测试,就可以正式上线运行了。
    七月盛夏,骄阳似火。霍百川手里捧着从何梅那里借来的一架长焦相机,张罗着要给孤儿院的孩子们拍照。
    “……不要急不要抢,一个一个来。都有份啊!你们不要吵不要闹不要跑跳,注意保持安静!”义工阿姨带着孩子们站在走廊上排队。
    图书活动室里,霍百川示意大宝站到摄像机前面,给大宝照了一寸免冠照,二寸免冠照,半身照和全身照。
    陶堰坐在旁边的小书桌旁,低头做详细信息的登记:贺宝生,男孩,9岁,身高,体重……
    “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胎记?”陶堰仰头问道。
    老院长立刻说道:“后肩上有一块胎记。小孩儿巴掌那么大。”
    说着,老院长把贺宝生拽到陶堰身边,掀开衣服给陶堰看。
    陶堰仔细端详了一下,还拿尺子量了量,认真记录道:“右侧肩胛骨上有一块胎记,青色……”
    大宝眨巴着眼睛,仰着小脸问道:“这样就能找到我爸爸了吗?”
    “我们把这个信息发到网上去。如果你的爸爸也在找你,就能看见了。”陶堰温声说道。
    大宝又问道:“那要是他没看到呢?”
    陶堰没说话。
    老院长耐心说道:“就算现在没看到,以后也有机会看到的。”
    大宝点点头,不说话了。
    老院长问陶堰和霍百川:“是不是可以叫下一位进来了?”
    “可以。”霍百川低头摆弄着长焦相机,随口说道。
    何梅站在他旁边,有点不可思议:“你还真的会照相呀?”
    霍百川打电话跟她借相机的时候,何梅还担心霍百川不会用相机,又觉得创建走失人员救助网站帮助被人贩子拐走的受害者和孤儿院的孩子们找到亲人是个很好的新闻焦点,还特意邀请了她们江州电视台的摄像大哥一起过来。
    却没想到临来之前,摄像大哥忽然有事要晚到一会儿,何梅只能带着长焦相机先过来。原本是打算自己赶鸭子上架帮忙拍照,结果霍百川又是嫌弃她对焦不好,又是嫌弃她不会构图,非要自己拍。
    何梅被挑剔的憋了一肚子气,只能把相机让给霍百川,想要看看这个霍百川究竟有什么能耐。就见霍百川接过相机后一顿摆弄,那架势竟然比她还娴熟。
    何梅见状就更好奇了:“又会组装电脑,又会编写系统,还会设计网站,现在竟然连照相都会。你们两个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这就震惊了?”霍百川调侃道:“我们会的多着呢!慢慢瞧着吧!”
    何梅就见不得霍百川这样一幅洋洋自得的模样,轻哼了一声:“不说算了。”
    正说话间,摄像大哥也扛着摄像机满头大汗的进来了。他刚刚在孤儿院门口和走廊上分别取了景,又跟守在门口的义工阿姨聊了聊,简单了解了一下孤儿院的情况和陶堰创建走失人员救助网站的初衷。
    见何梅站在教室里也没什么事情做,便把人叫出来,轻声说道:“一会儿你来充当一下外景记者,给孤儿院的老师和孩子们做一个采访。然后再采访一下这个网站的创建者。稍后我们再去莲花区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再做个街访。”
    何梅点点头,表情立刻严肃起来。
    经验老到的摄像大哥立刻说道:“也不用这么严肃。我觉得这种情况,比起你们的专业程度,大家会更看重采访人员的亲和力。”
    何梅听到摄像大哥的话,立刻扯着嘴角笑了笑。她还从包里拿出小镜子,自己对着镜子练习微笑的弧度。
    陶堰和霍百川花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才把孤儿院里十四个孩子的信息全部收集完整。接下来就是电脑录入的部分。
    期间何梅和摄像大哥一直在拍摄。看到陶堰和霍百川忙完了,才凑上来笑道:“方便接受一下采访吗?”
    霍百川扭头看了看陶堰。
    陶堰颔首,又说道:“不过时间不要太长。十分钟吧。我们下午还有别的事要做。”
    何梅立刻接话:“是公司的营业执照下来了吗?”
    陶堰点点头。
    这半个多月,在何梅的介绍下,陶堰和霍百川又卖出去了三台电脑。每台电脑都是以三万块的价格卖出去的。还在电子一条街上租了个不到三平方米的摊位。小生意也算是正式做起来了。
    一个礼拜前,两人的身份证下来了。陶堰和霍百川拿到身份证的第一时间,就是去工商所办理营业执照,顺便给网站备案。期间还解决了租赁服务器等琐碎事。
    如今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何梅知道陶堰是个不爱张扬也不喜欢接受媒体采访的人。既然只有十分钟的采访时间,她当然要把握机会切中要害:“……前段时间,江州市警方破获人贩团伙的新闻轰动全国。作为被警方解救出来的两名受害者,是什么动力促使你们成立这个走失人员救助网站?”
    陶堰看了霍百川一眼。霍百川特别自然的接过话头:“当然是为了解救更多的受害者,帮助更多走失儿童早日找回亲生父母……”
    接下来,霍百川把那天晚上跟商所长说的话当着镜头的面儿,言简意赅的重复了一遍:“我和陶堰还成立了一家电脑科技公司。运营网站的费用,就由这个公司的利润支撑。除此之外,我们还承诺每卖出一台电脑,都会捐出百分之十的销售额,给孤儿院收留的另外四名被人贩子残害的孩子做手术。希望他们能早日恢复健康。”
    陶堰补充道:“如果我们这个公司能一直运营下去,等到这四名孩子康复以后,我们会用这笔钱成立一个慈善救助资金,专门用来帮助被人贩子残害的走失儿童。”
    何梅眼睛一亮,满脸赞赏的看着陶堰。在她身后,一直扛着摄像机没怎么说话的摄像大哥也是一脸动容。
    霍百川趁机说道:“在此,我们还想面向全社会招募志愿者……”
    霍百川简单说了一下走失人员救助网站对于志愿者的需求,然后说道:“我们目前急需网络志愿者和线下志愿者。网络志愿者需要会上网打字,发布帖子,在线上线下宣传我们的走失人员救助网站,号召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线下志愿者的主要工作就是搜集失踪孩子和寻亲家属给的资料并进行核实。由于资料有限,我们网站现在发布的寻亲帖子都是江州本市的失踪信息。资料是莲花区派出所交给我们的,可信度当然没问题。案件也不太多,我们两个花了三个多小时就全部整理好发到网上去了。今后我们网站也会接收来自社会各界的求助信息。那些资料是否真实详尽,就需要志愿者跟求助者沟通确认。还有很多拍照摄影,搜寻被拐儿童的工作,也需要更多的志愿者配合我们……我们会在网站主页面发布一个招贤启事,里面会写明志愿者都能做些什么。希望广大热心民众能够积极参与。”
    十分钟后,陶堰和霍百川准时结束了采访。何梅和摄像大哥明显都有些意犹未尽。无论是被警方从人贩团伙中解救出来的两名受害者成立了电脑科技公司,并承诺将公司收入的百分之十用于治疗救助其他受害儿童,还是两名受害者创建走失人员救助网站帮助更多人找回亲人,这两个新闻素材都值得深挖。
    可惜陶堰和霍百川不愿意接受深度采访,不然他们还可以搜集更多素材。
    霍百川看了一眼窗外高悬的烈日。午后阳光灿烂,整座孤儿院都沐浴在金灿灿的日光里。
    “我给你们拍一张合照吧?”霍百川兴致勃勃的提议道:“正好有相机,我给大家多拍几张照。”
    “好耶!”小孩子们顿时兴奋起来,围着霍百川七嘴八舌的提议道:“我们去门口拍。把红心孤儿院的牌子也拍下来。”
    “应该去花坛前面拍。花坛里面种的西红柿都开花了。特别好看。”
    “应该去后院。后院墙上爬满了牵牛花,后院最好看。”
    “……”
    义工阿姨面面相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灰扑扑的衣服:“如果要照相,我得回去换一身衣服。”
    “这头发也得洗洗。”
    “我抹抹脸!”

九十年代小顽主 第16节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