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套

事与愿违 作者:白马

给我一个套

      Chapter  07
    谢铭杰面前坐着两个人,脑袋凑在一起正在写作业。
    女生自我介绍叫依依。男生不用说了,谢铭杰认识,叫田嘉文,他妈妈之前差点成为他谢铭杰的炮友。
    之所以说差点,就是最后快上床的时候这小子回家了,打断了他们的好事。
    说来奇怪了,这小子不仅上次坏了自己的好事,似乎现在也是。
    简直历史重演!
    一小时前……
    谢铭杰拿了服务生送来的安全套,关了门和TiTi又亲热了一会。
    之前两人吃了饭又走了段路,身上有些黏腻,女人便提议一起洗个澡。
    知道是前戏,谢明泽自然乐意。他让女人先去,自己则去酒柜那挑了瓶酒。
    打开瓶盖,将酒倒入醒酒瓶,算计着时间,大约洗完澡这酒就能助兴。
    从客厅返回时,路过窗前,没料被窗外的夜景吸引,于是想多看一眼。
    转身时,眼里一闪而过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的画面。
    是日剧青春片,初中男女生在一间光线暖色的房间里,男生缓缓凑过去亲女生的嘴。
    画面唯美,但到了谢铭杰眼里不得不让他想起刚才走廊里见到的那一对。
    自己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属于青春懵动期,探索新事物特别来劲,尤其是男女那点事。
    但他们那个时候不过就看个毛片,翻个黄色杂志,哪像现在的孩子那么大胆,直接就奔着全垒打去了。
    谢铭杰摇头,觉得这事和自己无关,这小子想怎么玩都得承担后果,这也是他人生中重要一课。
    于是摇摇头,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才走两步,门铃响了。
    自己没叫服务啊。
    停了几秒而已,那门铃不要命似的连续叫嚣着。
    谢铭杰走去开门。
    外头是一小人。
    近距离站着,才发现那小子才到自己的胸口。
    “那个,避孕套给我一个。”
    田嘉文说话了,一开口就能把人呛到。
    幸好没喝酒也没喝水,谢铭杰心里想。
    “没有。”
    “怎么没有?刚才服务生不是给你送来了吗?他和我们一部电梯上来的,我看清了,两盒!”
    田嘉文手一摊,似乎不给就不走。
    完全始料未及,这小子敲自己的门就为了要避孕套!
    不过回头想一下,无比佩服。
    看来现在的初中生生理知识学得都不错啊,还知道干事要戴套。
    “你要那个干嘛?”虽然没准备给,但是问还是要问的,谢铭杰平时工作中也会多问一句。
    掌握属下的真实想法对于一个领导者来说无比重要。
    “做实验。”田嘉文回道,不卑不亢的样子和他的年龄不怎么相符。
    这孩子还真早熟!果然把这档子事当试验了,好奇害死猫。
    “别小气了,就一个套而已,你也用不了那么多啊。我给你钱!”田嘉文见对方不动,又加了一句。
    他还真去摸裤兜,从里面掏了张皱巴巴的二十出来,“够不够?”
    谢铭杰太阳穴又开始突突。
    是钱的问题吗?这孩子的脑回路怎么长的?
    给了套,把人赶走后谢铭杰还在气头上。
    真是见鬼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他走去吧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一口下肚,浴室里TiTi的声音传来。
    他没听清,走了过去。
    TiTi正好从浴室里出来,身上松松垮垮披了件浴袍。一伸手,胸口就露了一大片,那团椒乳时刻感觉就要跳出来一样,净是情色的味道。
    她走到谢铭杰跟前,两条手臂就这么挂上去,整个人靠着谢铭杰发嗲:“怎么那么久啊?我都洗好了。”
    她说话的时候眼含情欲,声音掐的就像装了变声器。
    谢铭杰突然就想起那一天田诗语的呻吟,一字一句都像有钩子一样,挠着人。
    他还记得她的羞涩和欲拒还迎。
    突然就把人推开。
    “怎么啦?”  女人还试图靠近,想要抱住他。
    他突然避开,转身就往门口走。
    边走别说:“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一开门,人就出去了,后面女人都没拦住。
    他走到对门门口,砰砰砰敲门。
    里头稀里索罗一阵笑闹声,但听不清具体在说些什么。
    他又按门铃。
    不一会儿有人来开门了,是那个初中女生,依着门好奇地看着他。
    “叔叔,什么事啊?”
    这下他能看清对方的脸了,长得眉清目秀,特别好看的一个女孩子。
    怪不得,那小子要犯错。
    “他人呢?”
    屋里也就田嘉文一人,见人问了,女孩就往房内看了一眼。
    “田嘉文,你好了没有啊?”
    清脆的嗓音对着里头叫了一声。
    田嘉文出来了,手里拿着要来的安全套,里头……装满了水。
    “啊呀,还没爆掉啊?那到底受压是多少啊?”女生好奇地问,没管门口还杵着个人。
    田嘉文瞥一眼谢铭杰,对女生说:“不清楚,都已经装了叁瓶水了,1500CC,这个要怎么写?”
    “你们……在干嘛?”
    谢铭杰出声了,似乎有点清楚他们在做什么,但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还是问了句。
    那漂亮的小女生说:“我们在做实验啊?学校里的物理课外题,问气球的受压是多少。叔叔,你会吗?”
    “他应该会。”田嘉文插嘴。
    女生回头看他,他继续说:“他是那啥…沃顿毕业的,什么都会。”
    “啊?你怎么知道的。”
    “他我认识啊,是我的家庭老师!”

给我一个套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