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芙蒂卡

吸血鬼与魔女(gl) 作者:MKJL

西芙蒂卡

      啪——
    一张醒目的巴掌印落在金发女人的脸上。
    格蕾想也不想扬手甩了对方一个巴掌,僵硬的身体呈现防备的姿态。
    她忍着掌心传来的酥麻疼痛,冷声说道:“女士,请自重。”
    金发女人微微挑眉,目光有些轻佻地上下扫视着格蕾,最终定格在脖子上光洁柔滑的肌肤。
    她松开了搭在腰间的手,往后退了一步,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抱歉,冒犯了,见谅。”
    简短的回答,没有多余的解释。
    二人僵持了一会儿,最终格蕾紧抿着嘴唇走向一旁,默默地收拾等下出门要带的行李,完全无视了金发女人的存在。
    “嗯……格蕾?”金发女人不确定感地唤了一声,看见格蕾偏头看过来才继续问道:“我刚才的描述够清楚了吗?”
    格蕾皱了皱眉,斜睨了她一眼:“抱歉,您的订单我不接了,请回吧。”
    “为什么?”
    “很忙,没空,我今天还要出门一趟,请您离开吧。”
    “你刚才不是说可以接受私人订制吗?”
    金发女人不依不挠地问道,神态自若地往前走了一步。
    格蕾朝她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目光警惕地盯着对方,说:“停,你不要过来!”
    “哦?原来你是这样接待客人的呀?”金发女人微微偏头,指了指脸上仍在泛红的巴掌印,发出了一声散漫的轻笑:“打了客人一巴掌,还赶客人走。”
    格蕾恶狠狠地瞪了过去:“那是因为你突然靠过来!”
    “我只是要闻清楚你身上的香水味而已,你刚刚不也是偷偷地闻我的气味吗?只允许你闻别人的,不允许别人闻你的啊?”
    格蕾被她说得红了脸:“你……”
    “你让我描述想要的气味,但是我又不知道你身上是什么样的味道,就只能靠近一点闻咯。”
    金发女人再次倾身靠近:“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香味要浓,第二,你身上的味道。我可以先付全款,调配成功后你要额外收取材料费、人工费都行,只要是合理的收费。”
    “怎么样?这笔交易不亏吧?”
    格蕾的眼里闪过一抹复杂,这确实是一笔很诱人的交易,而且还是稳赚不亏,她想开什么样的价格都可以。
    她已经在这个小镇待了叁年了,再过几年就不得不搬走,这可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能够让她狠狠地赚一笔钱,这么大的一只羔羊她怎么能轻易放弃宰割的机会!
    格蕾心一横,咬牙道:“行!我现在就拟写一份契约。”
    金发女人唇角微扬,满意地笑了起来。
    多罗西太太居住的房子不在小镇上,在南边较为分散的居民区,距离小镇十公里左右的路程,这里居住的大多数都是贫民和在附近修建蒸汽炉的工人。
    每天只有两趟马拉车往返,一来一回就要花上好几个小时。
    格蕾回到小镇的时候已经天黑了,等她走回到店里街上也只有几户房子亮着零星的灯光。
    格拉斯哥的冬天既寒冷又潮湿,格蕾揉搓着双手,红唇欺近,轻轻地呵气温暖着已被冻得发红的指尖。
    余光里再一次瞥见桌上的纸张契约,低低呢喃了一句:“Silvertica……”
    西芙蒂卡,是金发女人的名字。
    奇怪的名字……
    “西芙蒂卡……女士,请问您的姓氏是?”
    格蕾看见对方只是简单地签了名字,忍不住在一旁提醒。
    金发女人歪了歪头:“嗯……这重要吗?”
    “这是交易契约,麻烦您签下全名。”
    “那就是西芙·蒂卡,你叫我西芙就好了。”
    格蕾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里透着不耐烦,强忍着怒意:“女士,请您认真点。”
    名叫西芙蒂卡的女人忽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格蕾,眉眼弯弯说道:“我的名字就是西芙蒂卡。”
    她倾身过来,格蕾立即警惕地抬手,扬起的巴掌没落下去,被对方一把攥住了手腕,女人冰凉的指尖吓得她不禁瑟缩了一下。
    西芙挑眉:“你这人怎么这么暴力呢?”
    格蕾挣扎了一下挣不开,惊觉这人力气居然如此之大。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非得要靠这么近吗?”
    “因为你身上的味道好闻呀~”
    西芙顺势凑近了一点,嗅闻着白净修长的脖子,压着声音说:“好像是花的香味……白兰花吗?又有点像水果的香味,柑橘的味道,甜甜的……”
    格蕾无心听她的自言自语,动用着全身的力气挣扎着,猝不及防地被对方抱了个满怀,贴上了柔软的胸部,鼓噪的心跳声瞬间变得异常清晰。
    “!!!”
    一瞬间她的动作愣住了,像是惊弓之鸟一样全身僵硬紧绷着,本来要脱口而出的粗鄙语言都被吞咽回去了。
    等她反应过来后已经被松开了怀抱。
    那只被紧紧攥住的手,下一秒被轻轻地牵起,冰凉的触感缓缓摩挲着一根一根的手指,如羽毛般轻盈柔软的唇瓣印在了手背上。
    “我为刚才的行为道歉,请原谅我。”
    “以及,很高兴认识你,Grey·Florence(格蕾·弗洛伦斯)。”
    格蕾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无意识地抚摸着脖子,似乎那人的呼吸余韵犹在。
    金发女人的体温很低,指尖触感冰凉,甚至连那一秒短暂的拥抱也感觉不出任何的温暖,但呼出的气息却滚烫灼热,在肌肤上留下久久散不去的灼烧热度。
    格蕾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怎么又想起这个人了。她用力地甩了甩头,意图把这个烦人的女人赶出脑海里,心不在焉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无意中踩到了地上软软绵绵的东西,是一条粉色的围巾,上面印着一只新鲜出炉的乌黑鞋印。
    “……”
    这不是苏菲雅的围巾吗?看来是今天早上落在这里了。
    格蕾捡起了被她亲脚弄脏的围巾,决定带回去洗干净了再还给苏菲雅。
    回去的路上意外地下起了雨,雷声轰隆,裹夹着冷冽的寒风倾盆而下。
    格蕾没有带伞,只能裹紧了毛呢大衣外套,迎着雨奔跑回家。
    暴雨漂泊,啪嗒啪嗒地落在街道上,鼓噪的心跳声被掩盖在雨声里。
    空气中扑面而来的潮湿凉意,夹杂着一丝腐臭、铁锈的奇怪味道。
    越来越浓,越来越近。
    格蕾的鼻子比常人异常敏感,能分辨出空气里细微的味道,这股奇怪的恶臭味正冲击着她的感官,让她不禁想起了苏菲雅早上说的话。
    Vanpir——吸血鬼。
    她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语,是在小时候收养她的女人房间里一本已经发霉的德文书籍上,那时候她只会简单的词汇,书上的内容几乎看不懂,只记得其中一个潦草的英文单词“bloodthirsty(嗜血)”。
    他们喜欢吸食血液,动物的、人类的,只要是能感知到心脏跳动的任何生物,在他们眼中都是能吃的“食物”。
    她又想起最近城镇里的传言,周边河堤发现的动物尸体,干瘪的残肢,离奇失踪的宠物,半夜发出的猫狗叫声……
    格蕾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站在原地,插在大衣外套里的手紧紧握住了唯一的武器。她会随身携带一瓶调制好的迷魂药,只要接触到空气便会瞬间挥发,一经吸入就能立刻失去意识。
    不过,只能针对人类有效。
    对于吸血鬼这一类奇异的物种能否起效,她就只能赌一把了。
    格蕾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望向不远处黑暗的巷子里,微微提高了声音说道:“西芙蒂卡,你出来吧。”
    黑暗中一抹高挑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女人身上依旧是白天那一套全黑的衣裳,一顶帽檐宽大的硬礼帽遮住了眉眼。
    朦胧的视线里,格蕾看见了对方散漫慵懒的笑容,伴随着一声愉悦的轻笑:“格蕾,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
    格蕾没有回答,目光紧紧盯着对方,周身充满着防备的气息,丝毫不敢放松警惕。仔细想想这人真的很奇怪,不愿意告诉她真实的姓名,莫名其妙地接近她,体温比正常人还要低,力气大得超乎想象,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味道随着渐渐靠近的身影而变得愈发浓重,西芙的脚步停在了离她一米距离的位置。
    “你很紧张。”
    格蕾不悦地蹙眉:“为什么跟着我?”
    “你的心脏跳得好快呀。”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身上……好香呢……”
    格蕾彻底被她惹怒了,直接将瓶子摔在地上,丝丝缕缕的烟雾瞬间飘散在空中,萦绕在格蕾身上,将她隔绝了起来。
    然后她发现女人只是脚步顿了顿,很快就拔腿朝她奔跑而来。
    药效没有用!
    格蕾咬了咬牙,朝着奔跑而来的女人抬起了手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道银白的寒光一闪而过,如同穿梭而过的狂风般拂在耳边。
    一瞬间,野兽般的咆哮在黑夜中响起,震耳欲聋,然后嘎然而止,最终被雨声渐渐淹没。
    格蕾惊恐地向后急退,一具身首异处的尸体重重地跌落在地上,暗红的血液如泉涌般喷洒落下,融进雨水里,散发出一阵阵恶心腐臭的味道。
    她依然朝女人保持着防备的动作,但空气中的味道实在难受到了极点,恶心感瞬间涌了上来。
    格蕾捂住了胸口,别过头剧烈地干呕起来。
    胃部涌上来的酸水伴随着咳嗽弄得脸颊和头发一塌糊涂,余光瞥见地上的尸体,又忍不住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还好吗?”
    西芙递过来一条素白的手帕,雪白的肌肤在黑夜中仍然能看得清手背上的青筋。
    格蕾没有接过手帕,视线里忽然涌来一道光亮,银白的刀片被染得鲜红,血水沿着纹络不住地滴落在地上。她被吓得脸色发青,往后踉跄了一下眼看着要摔倒,一股蛮力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了起来,无可避免地撞进了近在咫尺的怀抱里。
    她微微仰起脸,宽大的帽檐下一双猩红的瞳仁定定地看着她,里面浸染了一丝温润的笑意。女人的瞳孔似是在追逐着她猝然加快的心跳,一下一下地收缩、扩张,剧烈地颤动着。
    格蕾全然忘记了脸颊和头发仍然粘着黏黏糊糊的呕吐物,甚至还忽略了空气中漂浮着的腐臭味。
    然后她看见了女人两侧的鼻翼微微动了一下,揽在腰间的手掌紧了紧,沉声说道:“能站得稳吗?”
    格蕾如梦惊醒,猛地推开了对方的怀抱,双手挡在胸前警惕地防备着。
    这一刻她才清晰地看见对方手上拿着的是一把镰刀,雨水几乎把刀片上粘附的血液冲刷干净了。
    西芙好笑地看着她的动作,再一次递出了手中的手帕:“你还是擦一擦脸吧。”
    格蕾红着脸慌慌张张地接过了手帕,也顾上这人手上的东西安不安全,因为一想到脸上的呕吐物就觉得很是难受。她一边擦着脸,一边看着西芙将镰刀折迭起来的动作,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判断才好。
    西芙看着格蕾的脸色在短短几秒里变了又变,觉得很有趣。她熟练地将格蕾揽进怀里,不顾这人的挣扎和反抗,用力地圈紧了怀里的香甜尤物,强硬地带着格蕾往前走。
    “你干什么?放开我!你放手!”
    “我们找个可以躲雨的地方聊一聊,好不好?难道你想要在这里闻着臭味淋着雨聊天吗?这样可是会生病的。”
    格蕾不自觉地抿唇:“那你要带我去哪里?”
    西芙朝她露出和熙的笑容,一脸正经地说道:“当然是去你家。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很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顺便请我进去喝杯咖啡。”
    “想得美!”
    格蕾在她耳边大吼了一声,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眸,眼珠和眼眶都在泛红,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微颤着,这样看着好像一只被抛弃在雨中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
    “我救了你,还送你回家,请我喝杯咖啡也不可以吗?”西芙撇了撇嘴角,幽幽地说道。
    格蕾被她噎了一下,沉默了片刻,刚打算开口,耳畔响起了低沉磁性的声音。
    “算了,反正我知道你家在哪里,回去再说吧。”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你跟踪我?你到底是谁?刚才那个又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你的目的是什么?”
    “格蕾你好吵。”
    “放开我!啊!你在摸哪里?你的手别乱摸!”
    “你别乱动呀,等下摔倒就不好。再说摸一下又怎么了?你有的我也有呀。”
    “流氓!”
    “格蕾你身材真好,腰细胸大,你是怎么长的?是吃了什么吗?”
    “变态!”

西芙蒂卡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