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为格蕾的女人

吸血鬼与魔女(gl) 作者:MKJL

名为格蕾的女人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快带着你的孽种滚出去!”
    “你为什么要出生在这个世上,如果没有你……他…他就不会不要我了……”
    “你去死吧!去死!去死!去死!”
    “我这儿可没有食物……什么?你不要食物,那你想要什么?”
    “死亡的滋味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生不如死的感觉。”
    “所以你也来体会一下吧?”
    “格蕾,和我一起……永远地……”
    “格蕾……”
    “格蕾……”
    “格蕾!”
    耳畔传来一声叫唤,女人怔愣片刻,懒懒地抬起了眼帘,恍然回神。
    年轻女孩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格蕾,你在想什么呢?还没睡醒吗?”
    格蕾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眉眼弯弯飞扬着桃花,自然流露出绮丽妩媚的风情。
    “今天是起得有点早。”她若无其事地换了个话题:“倒是你,苏菲雅,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苏菲雅立刻两眼发光,激动难抑:“格蕾,我昨晚遇见吸血鬼了!”
    “什么?吸血鬼……?”
    “是呀,就是那种不老不死,最喜欢吸处女血的妖怪!”
    不老不死……
    妖怪……
    1890年冬季,格拉斯哥西北小镇。
    黑夜中,少女沿着河边慌张地奔跑,四周离奇地安静,只听见急促的心跳声和粗重的呼吸声。
    冰冷的月光倾洒在地上,身后的黑影似是在回应她的脚步,紧紧追随。
    不能回头,不能停下,继续跑!
    少女心里无声地默念着,只想快点摆脱身后紧追不放的黑影。
    最近城里的治安不太好,前几天河边发现了几具已经干枯的尸体,看上去似是遭受了野兽的袭击被撕咬致死,死状惨烈。
    更加恐怖的是,他们的身体像是被抽干了血液,干瘪枯瘠。
    最初人们都在怀疑城外出现了狼群,后来不知怎么地传出是“吸血鬼”的所做所为。
    少女后悔了,她就不应该抄近路回家,现在就算喊破喉咙了也没人听得见。
    “啊——”
    突然身边闪过另一道黑影,少女被一股蛮力按倒在地,手脚被紧紧禁锢着动弹不得。
    月光褪去,隔着云层朦胧不清,四周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尖锐的獠牙在黑暗中闪着寒光,少女吓得双腿发软,浑身都在因恐惧而发抖,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无法挣扎的她只能默默闭上眼睛接受了命运的审判。
    刹那间,一道冷冽的银光在空中闪过,散发着铁锈味的浓稠液体四散飞溅。
    压在身上的力量瞬间消失不见,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袭来,少女缓缓睁开眼睛,本应按压着她的黑影已经身首异处倒在地上。
    透过微弱的月光,模糊的视线里一道纤瘦的身影伫立在黑暗中,银白色的长发伴随着寒风飘起,一双艳红的瞳仁直直地看了过来,骤然收缩的瞳孔像是在感知着眼前猎物的心跳。
    咚,咚,咚……
    伴随着心脏的跳动频率,血色瞳仁的黑影一步一步地往前靠近。
    少女意识开始涣散,巨大的恐慌让大脑神经绷紧到极致,身上的体温在逐渐流失,一阵阵的耳鸣掠夺了最后的感官。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才看清楚,是一个女人。
    “我真的遇见了吸血鬼!你一定要相信我!”苏菲雅激动地从座椅上站起来,搭在腿上的围巾瞬间掉落在地上。
    “你冷静一点。”
    格蕾轻轻拍了一下苏菲雅的肩膀命令她乖乖坐下,手上继续为她包扎昨晚摔倒时腿上的伤口。
    苏菲雅轻轻地“嘶”了一声,皱眉道:“早上我和治安员回到河边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地上干净得一点痕迹都没有。”
    要不是大腿和屁股都是摔伤的淤青,昨晚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你也知道的,最近镇上发生了很多很诡异的事情,他们就认为我是受到传闻的影响产生了幻觉,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最后还接受了一顿口头训诫,让苏菲雅内心很不好受,于是就想来格蕾这里接受一番心灵洗涤。
    格蕾长得漂亮,脸颊白净,五官深邃,碧绿的瞳仁清亮水润,宛如清晨的露珠。苏菲雅的视线沿着秀挺的鼻梁往下,又红又润的嘴唇,看着饱满可口。
    身上总是有着淡淡的清爽香味,有时是花香,有时是奶香,有时又会是药草的甘香,和发丝缠绕在一起,幽幽地俘获了她的呼吸。
    而且还是一名童颜美女,叁年前初见时看上去和自家十八岁的姐姐年龄相仿,现在除了脸颊肉多了一点,脸上白白净净的没有一丝皱纹。
    再想想亲姐生了孩子之后,眼角的鱼尾纹日渐增加,肤色发黄暗沉,还有碍眼的黑色斑点……
    苏菲雅摸了摸眼角,开始担心她这张青葱靓丽的脸是否也长出了皱纹。
    格蕾好笑地看着她的小动作,随手将披散的卷发一挽,绑了个低马尾,然后点燃了桌上的香薰,清新淡雅的花香萦绕在空气中。
    苏菲雅闭上眼睛细细感受香味,不自觉地放软了声音:“好香呀……是你调制的吗?”
    格蕾点了点头:“这是甘菊香,有安神和舒缓神经的作用,能让人不会那么容易暴躁,很适合你。”
    苏菲雅瞪了她一眼,耸拉着嘴角:“格蕾你取笑我!”
    格蕾揉了揉她的脑袋,温柔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该去学校了。我等下也要去看看多罗西太太的腿。”
    “多罗西家离这里好远的啊,他们又让你去看病啊?你又不是医生,干嘛还要这么拼……”
    苏菲雅还记得,上次格蕾去给山上的莫里一家看病,回来的时候淋了雨不小心感冒了,生病了好几天才痊愈。
    这次还要去南边多罗西的家,回来的时候不都天黑了?
    格蕾倒是没想这么多,不以为然地说:“医院人手不够,我这一点点的药草知识也能贡献一份绵薄之力,何乐不为呢。”
    ”格蕾你太好人了,这样的性格会吃亏的。”
    好人吗……只是擅长伪装好人罢了。
    格蕾垂眸,掩去了眼底的若有所思。她朝苏菲雅摆了摆手,催促对方赶紧离开。
    “快到时间了,你赶紧去学校吧,不然会迟到呢。”
    苏菲雅无奈“哦”了一声,收拾了一下书包推门而出,刚好迎面撞上了进门的客人。
    “啊!”
    “抱歉,你没事吧?”一道温润磁性的声音响起,比一般女性的声音要低沉一些,透着别样的性感。
    苏菲雅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白金长发的女人,雪白光滑的肌肤上,细细的绒毛仿佛也在泛着亮光,一双深邃的琥珀色眼眸温柔地注视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
    女人笑起来时眼角微微弯起的弧度,帅气中带点妩媚,让人挪不开视线。
    格蕾循声往门口看去,只见苏菲雅一动不动地看着身前的金发女人,脸上的表情还有点花痴。
    她疑惑地喊了一声:“苏菲雅,怎么了?”
    “啊?没、没事。格蕾,我走啦,你一定要相信我刚才说的事情!”
    苏菲雅出门后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金发美女,刚好又对上了视线,金发女人朝她微笑挥挥手。
    苏菲雅羞红着脸,挥了挥手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格蕾一脸无奈地目送着少女离开的背影,随后挂上一个礼貌的笑容,朝金发女人点头问道:“您好,请问需要什么类型的香水呢?”
    她这里日常售卖的都是香水、香薰、香膏一类的香料制品,还会接受订制服务,闲暇时才会接受医院的请求,帮忙接手一些轻微痛症的病人。
    严格来说,她的职业是一名调香师,并不是医生。
    金发女人思考了一下,说:“我想要味道浓一点的香水。”
    格蕾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金发美人,难怪苏菲雅会看呆了。女人不单只长得漂亮帅气,身材高挑,皮肤白得发亮,全身上下仿佛没有一丝一毫的缺点,每一处都完美得让人心生羡慕。
    只是如此清冷的外表似乎并不怎么适合浓烈的香水。
    “我觉得客人您比较适合清新淡雅的味道,您看这款怎么样?”  格蕾拿起了一款用含羞草和熏草豆调制的香水,味道虽浓但不会很冲,深受贵族千金的喜爱。
    金发女人低头闻了闻,立即摇摇头:“不够浓。”
    “这款呢?”
    格蕾又拿起了一款以鸢尾和依兰花提炼香精调制的香水。
    “太甜了。”
    “那……这个呢?”
    “不够,我要更加浓一点。”
    格蕾紧抿着唇思忖了片刻,没想到这位顾客这么执着于浓烈味道的香水。
    她犹豫了一会,拿起了一款新调制的木香型香水。
    “这一款是浓香型的科隆水,前调的味道辛辣,中调是香根草的木香,扩散后是清苦的雪松熏香,留香一整天都没有问题。”
    这款香水其实是特意为了那些体味重的客人调制而成,当然格蕾并不打算将原因说出来,生怕出言冒犯到对方。
    金发女人闻了一下立刻皱起了眉头,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喜欢,抬手轻轻地抿了一下鼻子。
    “嗯,挺香的,但我还是想要更加浓一点的。”
    格蕾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难道这人真的有体味?
    她无意识地靠近嗅闻了几下,没有想象中那种让人发晕的臭味,反而有股淡淡的铁锈味。
    是血的味道。
    金发女人察觉到一道奇怪的鼻息,偏头疑惑地看了过来。
    格蕾尴尬地轻咳了一声,立即换上礼貌的笑容:“或许您有想要的味道吗?我这里还提供私人订制,您可以描述一下理想中的气味,我会根据您的要求尝试制作。”
    除了现成的、已经调制好的香水,格蕾还能根据顾客的要求为其调配特定的香味。像是贵族或者伯爵夫人这一类上流社会的权贵人士,都比较喜欢私人定制。
    格蕾再一次打量着眼前的金发女人,女人的外貌看着的确很是贵气,只是这一身全黑的打扮并不怎么像贵族人士的身份。
    不过也有可能是贵族的子女,他们有时候会刻意打扮得甚是低调。
    金发女人微微点头:“可以,麻烦你帮我调制一款香水,除了味道要浓,我还想要一个特别的味道。”
    格蕾抬眸,撞上了对方幽深的双眸里,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自四周徒然袭来,让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猝不及防地撞上了桌角。
    “嘶……”
    格蕾吃痛地叫了一声,一双有力的手掌贴上腰间,稳稳地环抱着腰肢远离了尖锐的桌角。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丝冰凉柔软的触感沿着脖子蔓延而上,紧紧地挨着耳廓一动不动,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像情人般的亲昵,撩拨心弦,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
    “我要你身上的味道。”
    ————————
    ?)??  吸血鬼没有姓名的第一章~

名为格蕾的女人

- 日日文 https://www.ririwen.com